废柴zhang的TF停车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爵警]Lies and murders(6)

Lies and murders

作者:silberstreif
CP:Jazz/Prowl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516586/1/Lies-and-murders

6

Turnout耐芯地在汽车人总部大厅里等待着,他知道那两人很快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在他身后,宽大的入口不断开合,各色汽车人来来往往,陆续有人认出了他,人们停下脚步好奇地观望,试图搞明白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Turnout并未理会。他对这样的瞩目毫不在意。

这一次,他并非出于公务来到此处,虽然在他人生里差不多每件事都跟工作有关。不过他对这样的生活却甘之如饴。他热爱缉捕罪犯的生活,热爱在千头万绪里提炼线索的挑战,热爱在正义得到伸张的时候,火种里升起的那种温暖的自豪感。

然而这次,那自豪感却黯淡了许多,他想起了Blip,这个可爱又可怜的TF,他才刚刚认识并被其打动。而与此同时,Blip,却又是那个spark-killer,他被自己的愧疚与疯狂所折磨,最终自掘坟墓。他一直无法忘记当他走进Prowl的公寓,眼看着粉色的能量液溅得满墙满地,Prowl倒在地上,身边围着医生,而不远处则躺着Jazz,或者说某个长得像极了Jazz的人……对火种内核的分析表明此人正是Blip。可怜的千面客,被他自己能力活活逼疯。悲哀的命运。

于是,为了忘却这场面,Turnout将本案的数据重新整理,归档,仔细琢磨。最终却将注意力落在了Jazz和Prowl当初关于不在场证明的供词上,久久不能释手……

这也是为什么他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Turnout静静地等着两位汽车人下班。

看到他们走出了电梯,Turnout笑了。他们果然在一起。再一次印证了他的猜测。

“美好的一天,”Turnout向两人打着招呼,后者看向他,难掩疑虑。然而鉴于过去几天里发生的事情,他们做出这样的反应也无可厚非。“能占用你们几分钟吗?”

两人交换了一下目光,点了点头。“当然,”Prowl回答道。“出了什么事吗?”

“哦不,不用担芯。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的谈话吗,Prowl?关于不在场证明的。”

帕拉克萨斯人的门翼僵硬了一下,几不可察。“是的。”

Jazz凑近了他的朋友,仿佛在支撑对方,Turnout将这看做是另一条证据。“那个时候我说过,我一定会找到你做了伪证的证据。不过,既然现在已经证实了凶手是Blip,那你的不在场证明自然也被推定为真实的。”他微笑。“不过我猜我的好奇心确实太旺盛了,我又重新检查了一遍你们两个的口供。”好奇心从来都是Turnout最重要的财富,有些时候也是他的诅咒。他就是无法罢手。“我计算了笔录上的时间,将它们进行对比,并重新计算,我找到了一处破绽……”

“破绽?”Jazz问道。“你是说我们两个撒谎了?”

“呃,也不能这么说,”Turnout解释道。“不过你们并没有将整个事实供述出来。你们的不在场证词里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是空白的。你们两个都试图用延长其他事情的时间来掩盖这一个小时的空缺。”

Turnout能感觉到大厅里的观众们内芯的期待已经爆表了。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Jazz和Prowl不顾风险拼命掩盖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警察很享受身后观众们被吊足了胃口,凝神屏息一动也不敢动的情景。就是这个,就是这种离真相越来越近的兴奋感让他难以自拔。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无论Jazz还是Prowl,都没有表现出很震惊的样子。相反,破坏者却对他的朋友笑了笑说:“要不要干脆告诉他们?”

“现在?”Prowl问,门翼饶有兴趣地扇动着。

“没有比现在更恰当的时机了……”

“如果你坚持的话。”战术家环视了一下聚集在大厅里的人们,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警察身上。“你猜得没错,确实有那么一件事。”他停顿了片刻,Turnout敢拿自己的晋升机会打赌Prowl是故意的。“在那一小时里,Jazz提出了同我火种融合的请求。”

人们被惊呆了,全场鸦雀无声。即便有关于他们是火种恋人的传言,却没人能料到这两个极重隐私与秘密的TF会将这终极的信任交托与任何人,哪怕是彼此。这时,Turnout趁机问道:“那么你的回答是?”

Prowl笑了。“我说我想考虑一天,然而那之后谋杀案就发生了……直到四天前我才将答案告知了Jazz。”

“如何?”

Jazz走上前来,Turnout头一次对破坏者脸上散发出来的愉悦之情丝毫不感到怀疑。“他说好的。”Jazz咧开了嘴笑着。“现在我们已经融合了三天了。”

“这是我一生中最棒的决定,”Prowl静静地说,从身后拥住了破坏者。

Turnout愣住了。之前他们怎么会怀疑这两人的爱,怎么会争论他们之间的关系,他现在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了。在他身后,汽车人们开始鼓掌庆贺,而他也渐渐地加入了进去。

如果警察知道了他们之间有如此深的羁绊,那么Prowl所作的不在场证明,其分量就会轻很多。也许这就是他们隐瞒关系的最主要的原因,经历了若干年战争,隐瞒恋情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再加上Jazz的入狱,如果Prowl将他们的地下恋情供述出来,无疑会将他自己也拉下水。说不定会被扣上同谋和共犯的帽子。没错,他们隐瞒恋情的决定是符合逻辑的。

Jazz在Prowl的拥抱中转过身来,冲着战术家耳语道:“而我这辈子最棒的决定是当年在璇玑湖城舞会上邀请你跳舞……”

Prowl柔声笑了,然后他们吻在了一起,仿佛整个宇宙里再没有比彼此怀抱中的对方更加珍贵的存在了。

Turnout微笑着更加用力地鼓掌,和众人一同庆祝,渐渐地,他重新感受到了火种里那种久违的自豪。

案子总算是,结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