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旧货市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高达W同人 1x2]That Which is Not His(3)

作者:Ponderosa

来自:http://1x2x1.org/fiction/ponderosa/that_which_is_not_his01.htm

CP:Heero Yuy/Duo Maxwell

注:【】部分为简述剧情,懒得翻译了


第三章


【希罗和迪奥开始了新学校的生活。在其中一堂课里,迪奥认识了一个遭受校园欺凌的红发姑娘,并为她解了围。在迪奥的搭讪下,他知道了这个姑娘名叫艾莉丝,她是OZ主导的一个研究课题组的成员,迪奥向他表明自己对课题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在午餐时约她见面详谈。

原来,迪奥在计划着以这个姑娘为切入点,打入OZ研究所内部完成任务,虽然他对利用一个无辜的女孩感到些许愧疚,可为了任务,这点牺牲是必要的。希罗也察觉到了他的纠结,他越发觉得迪奥的性格并不单一。】

=====

迪奥坐在一棵橡树的枝干上等待红发女孩的出现。他靠在树干上,一条腿荡着,另一条腿踩在粗壮的树枝上保持平衡。

当他睁开双眼,他能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到蓝蓝的天空,天空点缀着几抹被拉长了的云,仿佛飞机或是MS的推进器留下的痕迹。时不时有微风抚动他的刘海和校服,但迪奥很享受呆在树上的感觉。如果不看地面,而是闭上眼,他就能想象自己正轻飘飘地在宇宙中漂浮。就在他闭眼享受的时候,午饭铃声响起来了。

学生们很快就会涌出来的,迪奥知道他该下树了,可他还是想再多呆那么一小会儿……

“嘿!说你呢,该死的,你在上面干什么?”一个带着鼻音的尖嗓子骤然打断了迪奥的幻想。

“等人啊,你有意见?”迪奥回答,垂下眼看到树底围着一帮男生。

“对,有意见,这是我们的地盘,”原来这个尖嗓子来自一个高个子的金发男生,迪奥认出他就是之前欺负艾莉丝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

‘瞧我的运气,怪不得那姑娘好像不太喜欢我选的见面地点。’

“走开,”迪奥冷冷道,深吸一口气。他可没心情对付一帮闲着没事到处找茬的家伙。

“你怎么不自己下来请我们走?长头发的小基佬大概是太害怕了吧!怪胎!”那帮人哄笑着。

其中一个开始往上爬,扯着迪奥的脚喊道:“给我下来,你个胆小鬼!”

终于超出了他忍耐的极限。

迪奥一个翻身,两手抓住树枝荡了下来,顺便踹在了爬树男孩的肩膀上,对方痛呼一声,掉了下去,其他人开始愤怒的吼叫。

迪奥松开树枝,落在了草地上。他站起身,双臂抱在胸前。校霸们不为所动,在他们看来对方没什么可怕的,毕竟他们更高也更强壮。

“你像个小姑娘,我帮你把这累赘剪了吧,”金发男生坏笑着,伸手去抓迪奥的辫子,却被迪奥侧过身躲开了,美裔少年摆出了战斗姿态。

“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走开,”他恶狠狠地说,扭了扭脖子上的筋。

对方不再调笑,其中两个壮硕的男生直冲过来,迪奥矮身躲过,一肘击中高个子的下腹,同时狠狠踹在了另外一个男孩的脚脖子上。看到两个同伴痛苦倒地,金发男生愤怒地咆哮着,伙同另一个穿蓝衬衫的冲上前来,围住了迪奥,他们想抓住他,美裔男孩真希望能干脆拔出刀子迅速解决眼前的麻烦。

很快,一小群人凑过来围观,迪奥发现其中至少还有八个男生跃跃欲试,也许会上前挑战他。他轻松躲过蓝衬衫冲他肚子挥过来的拳头,勾起一脚将其绊倒,下一秒他踩在倒地男生的手臂上俯身避开金发男生的攻击。

围观者群情激荡,又有四个男生站了出来。迪奥感到不妙,现在变成了五对一,他很庆幸对方并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更不懂得团队协作,不过他还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躲过了每一次攻击。当第六个人加入战局时,迪奥咧开嘴露出一个疯狂的笑容。

“八点钟方向,”希罗说着,击倒了一个围住迪奥的男孩。

死神高达的驾驶员猛地转过身,刚好看到那个红衣服的壮小子冲向了自己,他侧身躲过,并用肩膀把对方撞倒。当他转回身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下一个对手了。

他和希罗站在一堆东倒西歪的男生中间,有一些在痛苦的哼哼,还有一些干脆疼得大哭。唯一还站着的就是那个挑事的金发男生,不过他这会儿能站着,也全因希罗一手掐着他的脖子。

“我认为你欺负错了人,”希罗说着,手指掐进了男生的喉咙。围观人群见状,纷纷叫喊起来,想要上前阻止。日裔男孩的手丝毫不松,被他掐着脖子的人拼了命地抠他的手,喘不上起来。

希罗发出一声低吼,松开了手,紧接着一个上勾拳怼在了男生的下巴上。金发小子摔在地上,满眼泪水地大口喘着气。围观者们很紧张,不知所措,直到恶霸们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他们才渐渐散开。最初挑衅迪奥的那几个学生扶着金发男孩站起来,半托半拽地带着他离开了。

“你怎么才来?”迪奥说着,屈伸了一下手指,确认没有破损。

“不想搅了你的乐子,”希罗揶揄道,伸手理了理头发。

“你可真是体贴啊,希罗。”

“不客气。”

迪奥大笑出声,伸出胳膊勾住希罗的脖子,在他看来,这是希罗所能接受的最接近拥抱的亲密举动了。迪奥注意到这一次希罗一点也没有紧绷,然后他发现那个红发女孩正在附近忧心忡忡地徘徊。他用另一只手招呼她过来。

“嗨,艾莉丝,还好你没走,刚才我这边出了点状况,希罗早就说过我擅长找麻烦,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跟校园恶霸没法好好相处罢了,”他狡黠一笑,揉了揉鼻子。

“我看到了……”红发姑娘说着,缓缓走了过来。

“哦对了!还没正式介绍你们认识呢,希罗,这位是艾莉丝,咱们第一节课跟她一起上,”迪奥说着,松开了希罗,双手指向了女孩,“艾莉丝,这是希罗,他是我的——”

“男朋友,”希罗抢在迪奥之前帮他完成了介绍。

迪奥的声音卡壳了。

希罗向那姑娘点头致敬,然后站到了迪奥身后,一只手放在男孩肩头,他将脸贴在了迪奥脑袋旁边。

紧接着,迪奥的脑子也停摆了。

=====

“哦,哦!”红发姑娘的表情在一瞬间变了几变,从紧张到震惊,再到尴尬最后又仿佛得到了解脱。

这时,迪奥终于缓过神来了,他竖起一根手指说:“可不可以请你稍等我们一下?”

艾莉丝抱着书,点了点头。迪奥转过身抓住希罗的胳膊肘,拉着他走到了树的另一边。他从树干一侧望过去,确保那姑娘没有尾随他们,见她还在原地,迪奥冲她笑了笑,然后连忙退回来,急促地低声质问:“男朋友?见鬼的你为什么这么说?”

“为了避免伤害感情,”希罗平静地回答,声音很低。他在脑子里又额外补充了一句:避免伤害你的感情。

迪奥愣愣地盯着希罗。

“你不愿意操纵那姑娘的情感,对吗?如果她相信我们两个是一对儿,那么你的所作所为对她来说就都是出自友谊了。

“鉴于她是个缺乏安全感,而且很少得到异性关注的人,这样对她来说应该更自在一些……”希罗有理有据地解释道。他之前琢磨过迪奥的处境,这个念头也是在那时候产生的,不过他并不打算跟同伴提出来。然而,他脑子有一部分不听使唤,还控制了他的嘴,导致他现在不得不解释自己的计划。

“……通过做你的朋友,她也可以增强自信,同时赢得周围人的尊重。前提是她并不恐同,这样一来对她,对我们都好。这个风险可以接受,万一她真的恐同,我们也可以回到之前的策略上来。”

“哇哦,好了好了,”迪奥举起手,对方的长篇大论吓了他一跳。这算是对他两周之前离开那所学校时散布谣言的一种报复吗?或者希罗真的在乎一个无辜女孩的感受?看起来不像。从希罗的语气看来,他完全是在讲解战术,这整件事也许只是他“任务模式”的产物罢了。迪奥感觉到一丝失望,他还挺愿意想象希罗会去关心某个人的感受的。

“话说,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人际关系专家了?”迪奥嘲弄道,但他立马就后悔了,希罗的想法明明很高明,他为什么要嘲笑。“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我得承认,希罗,你总能让我惊讶。希望你这次是对的。”

“我们别再说悄悄话了,该回那边了,”希罗催促道。

“哦,对!来吧,”迪奥拉着希罗重新来到树的另一边,艾莉丝还很有耐心地在那等着。“抱歉久等了!”

“没关系的,迪奥。”

“放学后我在西门等你,我得去做功课了。”希罗说着,从迪奥手里抽回手臂,转向红发女孩,“很高兴认识你,”他说,向对方点了一下头,然后径直向图书馆走去。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令迪奥整个人都有点蒙蒙的,他神情恍惚地目送希罗离开,然后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任务,脸红到了耳朵根。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愿去想两人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转变的原因。在宾馆里度过的那个周末,他的各种明示暗示已经让彼此融洽的关系,至少在他感觉上显得有些尴尬了。相反的,希罗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经过两个周的分离,那种尴尬的感觉已经淡化了很多,虽然不愿去想,迪奥知道自己几乎要恋上对方了。抓了抓手臂,他努力把注意力回到任务上。

“那么艾莉丝,还愿意和我共进午餐吗?”他问,见对方热切地点头,他的脸上露出欢欣的笑。“太好了,那咱们快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

距离放学铃声响过,已经过去了12分钟,希罗不耐烦地咕哝着,等待迪奥现身。他决定再等三分钟就离开,这时他的“男朋友”顺着草坪中的小径走了过来。

长发的高达机师双臂垫在脑后,一边走一边同两侧的追随者们聊着天。那帮人正大声夸赞他挑战校园恶霸的事迹,滔滔不绝。希罗从摩托车后座上拿出备用头盔,径直丢给了迪奥。虽然力道十足,但迪奥轻而易举地接住了。

“抱歉,我来晚了!”迪奥的笑容透着歉意,他将桃红色的头盔夹在胳膊下面,转过身向人群走去,完全没注意后方投来的怒视。他向追随者们挥手告别,然后回到希罗身边,戴上头盔,他跨坐在了摩托车后座上,一只手臂安稳地搂在希罗腰间。“好了!出发吧!”

摩托车向着OZ研究所飞驰而去,希罗故意开得很快。最初他只是想尽早到达目的地,然而经过了几个街区和一个急转弯,希罗决定继续加速,因为这速度令迪奥紧紧地贴在自己身后。当他险险穿过两辆重型卡车的间隙时,迪奥的双臂将他搂得更紧了,希罗不由得暗自微笑。

‘这家伙在干嘛?不想活了吗?’迪奥拼命地贴紧希罗,当一辆卡车的后视镜急速闪过时,他本能地缩紧身体。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迪奥抬头看向卡车后视镜里闪过的倒影,他看到了希罗的脸,这个向来面无表情的小子居然在笑。‘他是故意的!为什么?’

又一个急转弯,迪奥尖叫一声抓得更紧了。他感觉到希罗的肚子在颤,迪奥眯起了眼睛,‘他还笑出声了?难道他是在吓唬我吗?行吧,算你狠,该死的!’

遇到了红灯,希罗减速,猛地停下了车,这令身后的人向前滑去,他感觉到美裔少年的牛仔裤顶在了他的后腰上。等红灯的时候,希罗伸出一条腿撑在地上,姿势的变化让他很容易地摩擦了一下身后的男孩。他并不是故意的,不过他是个对自己很坦白的人,他承认自己一点也不讨厌这感觉。

红灯很漫长,迪奥放松了死命抱着希罗的手,手臂滑下了一些。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拇指正扣在希罗裤腰上的时候,一波窘迫涌上了双颊。此时此刻,他的手掌贴在对方结实的下腹,而指间落在裤子拉链的褶皱上。迪奥一动也不敢动,如果他挪开手,过程中肯定会蹭到希罗的肚子或屁股,那样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裤子会不会撑起帐篷。迪奥决定把手放在原处,将注意力放在周遭的车流上,他在心底默默祈祷信号灯快点变绿吧。

=====

剩下的路程,希罗没再开那么快,他们安全抵达目的地——一个小公园,迪奥每天下午都到这里观察巡逻队执勤的时间。

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这片宽阔的草地上,享受午后阳光,两个男孩轻松地加入进去。他们随机选了个地方,一边一个坐在树下。迪奥扯过草叶,用指甲把它们切成两半,然后又开始作弄起野花。希罗抱膝而坐,假装在看远处戏耍的孩童们。

“真碍眼,对不对?”迪奥冲着OZ在研究所周遭拉起的铁丝网,说道。“在城市里布置MS……真压抑。让我想起我殖民地被占领的时候。”

“嗯,”希罗缓缓点头。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不错,他们分秒不差,艾莉丝告诉我了很多事情,那姑娘可够能说的,如果她不这么内向,肯定有不少男孩想追她,”迪奥开始喋喋不休,直到希罗投给他一个锐利的眼神,才让他把话题重新回到正轨上。

希罗闭上眼,思索着新得到的情报,放心让迪奥持续关注着巡逻队的动向。现在这些情报并不充足,他们需要知道研究所是怎么挑选见习生的,还有这些见习生的安全级别究竟能接触到多高的机密。他问迪奥需要多久才能从红发女孩那套来这些信息。

“最多三天吧……”长发男孩若有所思地摸着嘴唇,皱了皱鼻子。“嗯……三天足够了。”

“看,就是那儿,轮岗的时候那片围墙有整整五分钟没有巡逻的。”希罗顺着迪奥的视线望去,看到了OZ的防御缺口,这可以作为他们逃离时的出口。

“到目前为止还好,咱们的行动定在星期五。”希罗说。

“星期五就星期五,”迪奥咧嘴一笑,丢了一丛黄绿相间的东西到日裔男孩的腿上。

希罗一根手指勾住这团东西,提到眼前看了一下,又扭头望向迪奥:“手铐吗?”

长发男孩笑得更灿烂了,点着头。希罗扯起嘴角,抓过迪奥的手臂。当他将这只小菊花编成的手铐的一环套在了美裔少年的手腕上时,对方惊讶地睁大了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之后希罗站起身,伸出一只手。

“你知道这东西可困不住我,”迪奥笑起来,一手拍进希罗的掌心,让对方将他拉了起来。

希罗注意到迪奥在回学校的全程都没有摘下那只花环,这令他既惊讶又开心。

=====

与上一所学校不同,这次他们两个共用一间寝室。夜已至深,万物寂静,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希罗敲打键盘的声音,还有迪奥的铅笔偶尔戳在作业本的动静。

“希罗?”迪奥把铅笔放在本子中间,抬起了头,这是他这一个小时内的第一次。盘腿坐在床上这么久,他的脚都麻了,他在鞋子里扭动了一下脚趾,等着希罗分一丝精力给他。

“干嘛?”终于等到了希罗的回复。

“战争结束了的话,你打算干什么?”

希罗暂停了一会儿敲键盘的动作,接着又继续敲起来,“我不知道,”他回答。

“我也是,你说我们会不会变得很有名?”

“可能。”

“……也有可能臭名昭著,”迪奥咯咯一笑。

“哼。”

迪奥把玩着仍旧戴在手腕上的干枯花环,一抹微笑爬上了他的嘴角。“手铐”的另一半早在四小时前就掉了,剩余的部分也撑不了多久了。静静坐在那里,迪奥的笑容渐渐消失,他的思绪飘向了黑暗的方向,他不确定他们究竟能不能活到战争结束。

“怎么了?”希罗的声音把他从阴暗中抽离出来。

“想了一下我的过去和将来,”迪奥沉浸在阴郁中,甚至没有被对方的关心所惊讶。

“最好还是活在当下,”希罗说。他还在打字,迪奥的视线落在他的手臂上,那里的肌肉随着他的每一次敲击而抽动。

“真没料到会从你那里听到这样的人生哲学,希罗,”迪奥说,对方放下了笔记本电脑,扭过头来,而迪奥也将视线从他的手臂移到他的脸上,两个人的目光交汇了。

希罗耸了一下肩,他刚才说的话让他立马想到了自己和迪奥的关系,以及他感受到的那种吸引力。命运有着太多的变数,你根本没法把时间浪费在焦虑上,更不可能掌控未来无穷的可能。

美裔机师说爱情是危险的东西,这话没错,然而必须要扼杀掉吗?如果他放任自己忘掉训练,而是屈从于迪奥为他激发出的感情,那么他还有可能重拾训练,并且在必要时埋没他的感情吗?虽然不愿去想,如果有一天迪奥变成了他任务的阻碍。希罗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现在的他,就没能贯彻他刚才对迪奥的建议,而是对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焦虑着……

“你是说,我应该把精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而不是那些我控制不了的恐惧上……”迪奥持续自言自语着,虽然并不能完全弄懂,但这很大程度上让希罗认识到了迪奥的人生观。“……可是恐惧,恐惧是有益的,恐惧让人生存。”

“在一定程度上。如果你让恐惧压垮你,你就爬不起来了。”

“没错。”迪奥咬着下唇说。“我还从来没想过这一场场的战斗多么像当年在街上的流浪生活,能活着就该庆幸了。”

“嗯。”

“我做梦也想不到会跟你这样的人并肩战斗,”迪奥发出一声轻笑。“我不是说你不好……你总能让我想起很久之前我最好的那个朋友。虽然他比我大,但他丝毫没有小看过我,他让我和他一起为了生存而打拼,我们是搭档。”

“唉,有时我可真想他,”迪奥深吸一口气。他的语气里充满思念,却没有悲伤。打了个哈欠,迪奥伸了伸胳膊,站起来。“没想到今天这么累,看来我该上床睡觉了。”

希罗看着他解开衬衫扣子,不过他在对方低头解鞋带时礼貌地将视线转回到笔记本上。迪奥走进浴室刷牙,当他回来时,希罗听到拉拉锁以及脱掉裤子的声音。希罗的心率加快了。他们唯一一次共处一室还是在那间汽车旅馆,虽然别扭地睡在一张床上,可两个人都穿着衣服。不过他忘了洗澡的时候他见过好几次迪奥不穿衣服的样子。

“我可真该洗衣服了,”迪奥拿起衬衫闻了闻,然后皱着鼻子叹了口气道。他把难闻的蓝色衬衫揉成一团,丢向墙角的洗衣篮。“百发百中!嘿,希罗,可不可以借个背心什么的给我穿?”

“左边,第三个抽屉里。”

“谢啦!”迪奥拉开希罗的衣橱,盯着看了一会儿。里面整洁得不像话,被团成球的袜子排在右边,中间摆的是运动短裤,而叠得整整齐齐的背心放在了左边,不过好像缺了什么很重要的部分。迪奥翻找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没有内裤!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坐在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希罗在那条紧身牛仔裤下面一丝不挂。

一天之内第二次,迪奥的大脑停摆了。

=====

“就是绿色的那些,”希罗的声音从他身侧传来,迪奥吓了一跳,连忙抓起一件。

“我知道。我只是……我……我就——”他支支吾吾地说,下半身这会儿正欢快地提醒他希罗现在就站在他跟前……紧身牛仔裤……包裹着光滑的古铜色皮肤。

迪奥进退两难,如果他转身,那么他短裤支起的帐篷就会暴露。他清了清喉咙,扭过头,尽可能若无其事地说:“给点私人空间行不?”

希罗说了一声抱歉,回到电脑旁边。迪奥垂下手臂,假装在摆弄衬衫,他趁机隔着短裤握住勃[ABC]起,将它竖起来压在裤子松紧带下面。整理好衣服,迪奥转过身,却发现希罗关上了电脑,向自己走来。

迪奥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双手摸索着寻找身后的支撑。他紧张地抓住了柜子边缘,不知道希罗过来干什么,慌乱中他的双腿发软。

“迪奥,”希罗在离他几英尺远的地方停下,迪奥意识到自己大脑缺血快要晕了。

“啊?”

“你穿好了吗?”

“啊哈。”

“那你可以让开吗,或者我需要绕过你去拿我的衣服?”希罗问道,脸上挂着一抹得意的笑,然后他缓缓伸出手。

“我好了!”迪奥叫道,连忙向旁边横跨一步躲开了向自己腰侧伸过来的手。“呃,那你来关灯吧。”

日裔男孩一言不发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条短裤,迪奥连忙回到自己床上。几分钟之后,两人都关灯躺下了。

迪奥睡不着。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躺在一米外的希罗……穿着贴身弹力裤……下面一丝不挂,除了……他紧紧闭上眼,努力用意志力平息他的勃[ABC]起。可惜他已经去过卫生间了,不然他现在可以在那里解决问题,不行,十分钟之内连着去两次厕所看起来太奇怪了。

他侧过身面向希罗的床,怒气冲冲地瞪着睡着了的飞翼机师,都怪他让自己陷入此番境地。先是飞驰的摩托车,现在又是这个!迪奥在黑暗中只能隐约看出希罗的轮廓,对方微张的双唇在每一次呼吸中微微颤动。

‘秀色可餐,’迪奥一边想着,一边舔了一下唇,他回忆起两周之前的那一天,他第一次对希罗产生朋友以外的情感。迪奥闭上双眼,回味起那一刻。

=====

……迪奥合上了书,调整了一下姿势,后背靠上桌子。他伸开双腿,向后倚着,脑袋躺在了桌子上。

希罗正在吃饭,动作精确而调理。有一点沙拉粘在他的嘴角,迪奥伸出手,用指尖刮了去,却被希罗抓住了手腕。

迪奥惊讶地吸了口气,试图抽出手臂,然而日裔男孩却坏笑着将迪奥的手指含进了嘴里。希罗闭上眼,用力吮吸着对方修长的手指。

“你喜欢这样吗,迪奥?”

“喜欢。”迪奥喘息着。

“那这样呢?”希罗一边说,一边扭过迪奥的手,他的舌尖滑过长发男孩手臂的内侧。

“哦老天,是的。”

“这样呢?你也喜欢吗?”希罗贴着迪奥的耳边说,将他的手禁锢在身后……

=====

希罗在床上动了一下,将迪奥猛然从幻想中惊醒。他呼吸急促,手在被子下面忙个不停。

‘妈的!如果他听见了怎么办?’他狂乱地想。‘那又怎样,他知道我会手[ABC]淫,不是吗?管他呢,反正他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迪奥突然冒出一个可怕又荒唐的念头,万一希罗真能感应到他的想法怎么办。

希罗转过身背对着他,迪奥差点呻吟出声。从躺下之前他就刻意避免看向对方,这会儿他的视力已经适应了黑暗,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希罗是光着膀子睡的。迪奥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被子边缘,那里裸露着他的肩胛骨,还有延伸进阴影中的脊椎曲线。

迪奥拿定了主意,放弃了自尊。再也受不了了,他从盒子里抽出一张面巾纸。此时此刻他心跳如洪钟,希罗说不定都能被他的心跳声吵醒。他重新躺平,在毯子下撑起一条腿,然后闭上眼,陷入一场新的幻想,手指顺着腹部悄悄下移。

=====

一米开外,希罗此时完全清醒着。迪奥粗重的呼吸,还有他的手有节奏的窸窣声,令希罗全神贯注。他现在只想转过身,为这色[ABC]情的声响加上画面。迪奥的呼吸声越来越重,仿佛旁边有人已经不能阻止他,与之相反,希罗这会儿几乎要停止呼吸了。

一阵吱嘎声和沙沙声告诉他迪奥此时不再偷偷摸摸,而是踹开了被子。希罗这辈子从没像现在这样硬过,他感觉自己就要在裤子里原地爆炸了。他忍不住隔着弹力裤抚摸上自己。又一个吱嘎声连着一阵颤抖的喘息将希罗推过边缘,一股热流浸湿了他的短裤。

高[ABC]潮后没过多久,迪奥就陷入了沉睡,而希罗却等了足足半小时才敢悄悄下床换衣服。

‘如果迪奥每天晚上都这样,那我就得多洗好多趟衣服了,’希罗昏昏欲睡地想着,重新钻进被窝里。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