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旧货市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高达W同人 1x2]That Which is Not His(1)

作者:Ponderosa

来自:http://1x2x1.org/fiction/ponderosa/that_which_is_not_his01.htm

CP:Heero Yuy/Duo Maxwell

注:【】部分为简述剧情,懒得翻译了


第一章


迪奥·麦克斯维尔是那种让所有人都想和他交朋友的男孩。他算不上什么模范学生,对学习也不怎么上心,但这一切不过是一种假象,在他的伶牙俐齿和机敏狡黠的背后隐藏着睿智的头脑。除此之外,长发男孩那外向大方的性格,矫健挺拔的身姿也为他增添了许多魅力。漂亮的外表让他在男孩和女孩之间都吃得很开,女孩们为他着迷,而男孩们也对他的相貌青眼有加。

而希罗·尤依同样的名声在外,但原因有所不同。非敌对状态下的他有着安静又专注的神情,而他神秘的行为习惯也让其他学生好奇不已。同样地,他也是个外表迷人的少年,他有着菱角分明的亚裔面孔,还有一双蓝得出奇的眸子,就连他的发型也体现了他的个性,厚重却充满条理的碎发覆盖着他的额头,没有什么——哪怕是天气——能够让它们变得服帖,更别提打乱。和迪奥的不同,他的倾慕者们往往倾向于躲在远处,悄悄地讨论着这个既聪明,又强壮到可怕的日裔男孩。

也许是因为他们同为高达机师,希罗和迪奥大多数时间都呆在一起。无论转入哪所学校,周围的学生都很纳闷为什么这个外向健谈的美国少年会整天忍受着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同伴。直到他们转入当前这所学校的某一天,一个女孩不小心看到了他们两个躲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说悄悄话,就这样,关于他们两个是一对儿的谣言便飞上了天。

不管怎样,两个少年呆在对方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迪奥出于他的天性,首先向对方伸出了友谊之手,而希罗最开始感到紧张,一直以来他都被训练为单兵作战的类型,而这个男孩的出现为他的生活带来了陌生的变量。

两个人其实是一种互相竞争的关系,虽然迪奥倾向于表现的友善一些,但在某些时刻,自称“死神”的少年无意于忍受希罗的态度。

比如现在。

“你什么意思?我设置炸药的技术可一点都不比你差,”迪奥气冲冲地说。

“你的用量太多了,”希罗反驳道。

“任务完成了不就行了吗?”

“哼。”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此时此刻,迪奥正倚靠在希罗那间小得可怜的宿舍中的一处矮柜上,得意地说。

“携带三倍量的炸药缺乏实效,只会拖慢你的速度。”

“瞧,”迪奥抬起手掌,“虽说我就喜欢把爆炸搞得越大越好,可并不意味着我不懂得巧妙利用有限的炸药。”

“那你的意思是愿意按照我的方式来?”

“才不!”迪奥从地上弹起来,摇着头,辫子随着他左右摆动。“就算带着我平时两倍量的炸药,我也还是能按时出来,看着你被里奥小队揍得满地找牙。”

“敢打赌吗?”希罗扯起嘴角。他这是在挑衅对方,虽然根本用不着,无论如何迪奥也会将最初令他不满的举动贯彻到底——用缺乏效率的方式执行任务。不过对希罗来说,比起他所接受的训练,这是个荒唐且毫无逻辑的举动,然而他还是会偶尔屈从于伴随青春期而来的愚蠢念头。

“那么在我引爆炸药之后,还得干等着你收拾那些地面武装,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希罗靠在椅子上,手指这么久以来头一次离开他的键盘,他重新评估了一下整件事,觉得这是一个既危险又愚蠢的赌约,于是他想找个方法既能让对方放弃,同时又不必承认他才是始作俑者。静思了片刻,希罗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任务细节,还有已知对方的兵力,计算了一下消灭对方所需的时间,得出的结论是:他赢得赌局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他表现的足够自信,迪奥有可能被吓退,而他将在这场意志力的角逐中获胜。

接下来,他需要拿出一个足够有价值的赌注,来彰显他的自信。他得让迪奥知难而退,同时又不能让迪奥对他的赌注起疑心。希罗不希望迪奥认为他是故意想吓退他,不然美国男孩会意识到希罗真的相信他能实现自己夸下的海口。

“如果你赢了,”希罗缓缓地说,手伸向背后抚摸了一下他的枪柄。那把枪贴在他的后腰上,金属已经被他的身体捂得温热。“我就把安娜贝尔给你。”

迪奥惊讶地挑起眉,他没料到希罗会把自己珍爱的手枪拿出来赌。日裔男孩一定认准了自己会赢。迪奥眯起了眼,他在等希罗指定他的赌注。

“如果我赢了,”希罗一边说,一边伸出双臂抱在胸前。“把你的辫子给我。”

迪奥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上了,哑口无言。若不是他眼中的神情,他的表情会显得很滑稽。他握紧了拳头,希罗见此绷起身体准备迎他一拳,然而接下来迪奥眨了眨眼,松开了手。美裔男孩闭目沉思了片刻,希罗真想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什么。

“就这么说定了,”迪奥下定决心,转过身,故意加大了动作的幅度令他的辫子甩了一下。他踱出希罗的房间,伸出两根手指挥了挥,回头道:“提前告诉你,两天之后,等我得到她,我要把安娜贝尔这个名字改成薇诺娜!”

房门关闭之后,希罗低声咒骂了几句。他的计划适得其反了。其实,这把枪并不像迪奥以为的那样对他意义非凡,它确实是他最喜欢的一把,不过对他来说它也只是一种工具罢了。给枪起了名字,对迪奥来说这似乎赋予了这把枪一种神圣的意味,这也阻止了他动不动就把希罗的枪从电脑旁边拿起来把玩,时不时暗示这枪比他自己那把更适合他之类的举动。

他隐隐为自己欺骗了迪奥感到一丝愧疚,不过他没有料到对方真的同意拿自己的辫子做赌注。“它是我和过去的联系,提醒我一直以来在为什么而战斗”,迪奥曾经这样说过。希罗不知道万一他真的输了,剪掉了辫子,迪奥还会不会继续战斗下去?他对答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希罗咬了咬牙,重新打开笔记本,他调出任务数据开始制定作战计划,一个能确保他胜利的计划。

=====

【接下来迪奥也开始制定他的作战计划,并且焦急地等待任务开始,然而他和希罗还要伪装他们的学生身份——老老实实地上课。但是迪奥显然不能乖乖听课,明显心不在焉的他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好在任何问题都难不倒高达机师,完美的回答惊呆了所有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下课铃声一响,一群同学就围住了迪奥的课桌。

迪奥只是耸了耸肩,站起身来。

“你明明从来不听讲,下课也从不做作业的,”他身边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说道。

“不做作业并不代表我不学习啊,”迪奥答道,将课本夹在腋下。“不然你们以为我每天晚上都跟咱们学校里最聪明的家伙呆在一起是干什么?”迪奥特意在“干什么”三个字上加了重音,引得周围好几个人都红了脸。

‘咎由自取,’他坏笑着,动身去往下一间教室。

=====

自助餐厅里人声鼎沸,数百名学生同时聊天和吃饭令大厅里回荡着嘈杂的响声。希罗买好了饭,拿起餐盘走出队列,举目巡视那抹熟悉的栗色长发。没过多久他便看见了迪奥,那男孩正在一群姑娘的围绕中谈笑风生,挥动着手臂大笑着。

“希罗!”迪奥瞥见向他走来的日裔男孩后,唤道。他的语气丝毫没有异常,既不焦躁也不愤恨。希罗感到一丝不安,他以为迪奥会不想见到他。“嗨姑娘们,给我哥们让个座儿呗。”

女孩们都不情愿地撅起了嘴,坐在迪奥右边的金发姑娘挪开了一点,正好给希罗让出了一个放餐盘的位置。留辫子的男孩向左边让了让,碰到了身边另一个女孩,对方发出一声兴奋的尖叫,而希罗顺势坐了进去。

“姑娘们,你们都认识希罗,”迪奥说着,随意将手臂搭在了希罗的肩膀上。周围的人群窃窃私语,其中有几个女孩对视了一下,交换了几个探究的眼神。

“嗯,”希罗咕哝了一声,尽可能地无视周遭的人群,自顾自地吃着饭。他希望迪奥能尽快驱散他们,好让他们两个有机会说话。然而不太可能,迪奥是个渴望被关注的家伙。希罗吸了一口他的饮料,清了清嗓子,“我们得学习了。”

“啊?”迪奥的手臂从希罗身上滑了下来,他注意到对方钢蓝色的双眼闪过的神色。“哦对对,学习,哈哈,是的是的。”

迪奥转过身,一脸抱歉的面对他的倾慕者们。“抱歉了各位,不过希罗说得对,过会儿我再跟你们聊,OK?”

“我可以给你当家教!”对面一个深色皮肤的姑娘撑着下巴提议道。其他女孩立马为她第一个抢到了机会而讨厌她,不过迪奥摇了摇头。

“谢了,不过不用了,再说了,有这么多漂亮姑娘陪着我们还怎么学得进去呢,你说是不是,希罗?”他开玩笑地用胳膊肘怼了一下希罗,摸过对方的饮料吸了一大口,女孩们渐渐散开了。

“他们都走了吗?”希罗问,不想回头确认。

“嗯,散了散了,”迪奥戏剧性地叹着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险情解除。明天咱们就大干一场吧?”

日裔男孩吃了一口沙拉,点了点头。迪奥跨过一条腿骑在了长凳上,从桌洞里拿出他的笔记本,堆在了两腿之间的凳子上,随便翻开最顶上的一本,弓着腰假装在读。这个姿势令他的额头贴近了希罗的肩膀,他可以隐蔽地说话。

“我知道你担心的细节,等咱们讨论潜入计划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打算,”迪奥说着,手指揉搓页角。

“我假设你准备好了必要的——”希罗说到一半就被迪奥不耐烦地打断了。

“必须的!所有的我都准备好了。”

希罗轻哼一声,迪奥知道这代表着“满意”,然后说:“那么11点到我寝室来。”

“没问题,”迪奥合上了书本,跨过另一条腿,后背靠在了桌子上。他伸开双腿,向后倚着,脑袋躺在了桌子上,看着希罗继续用餐。

希罗吃饭的动作就跟他所有的行为一样,是那样精确而条理,然而这一次,“完美先生”的脸上粘到了一点沙拉酱。迪奥伸出手,将希罗嘴边的蓝起司酱刮了下来,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希罗冲他露出一个罕见的表情,介于怒视和惊讶之间。

迪奥在脑子里狠狠踢了自己一脚。他这是在做什么?希罗勉强能忍受他把胳膊架在他肩膀上,可擦掉他脸上的食物又吃下去可绝对超过了友情的范畴,甚至已经达到了……反正不是友情可以描述的程度。

周围突然间爆发的窃窃私语印证了他的举动没有逃过旁观者的眼睛。迪奥真希望能就地融化并且死去。他纠结着要不要道歉,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各种傻透了的道歉场景划过了他的脑海:……希罗,抱歉吃掉了你脸上的沙拉酱……不想把它浪费在纸巾上……虽然我直接告诉你脸上沾了东西也行,不过那就没意思了……你看起来美味极了,但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迪奥的思绪猛地刹住了车。他刚才真是那么想的吗?他是认真的?或者是受到了谣言的影响?

他开始絮叨一些有的没的,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着对方。他的目光划过希罗的面容,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他确实挺帅的,怪不得有那么多女生暗恋着他,瞧那双深蓝的眸子,厚重又蓬松的头发,刚毅的下巴曲线,还有那勾人的眼神。迪奥忘了自己在絮叨什么,他脑子里想的东西让他大笑出声。

希罗眯起了双眼,这个梳着辫子的笨蛋表现的太奇怪了。也许这男孩并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毫不在意这场赌局。他注意到了迪奥一边假装在讲事情,一边偷看他的举动,他知道迪奥并没有将所有心思都放在说话上,因为他的双手没有随着讲话的内容而挥动,这代表他正在一心二用。希罗好奇那双奇异颜色的眸子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想法,不过他忍住了询问的冲动。就算事关他们的赌局,引发迪奥大笑的事情也不太可能跟完成任务有关,没有意义……令人恼火。

迪奥终于止住了笑,冲着希罗咧了咧嘴。对方瞪过来的眼神令他再一次忍不住笑了,他觉得是时候走了,不然他会干出其他愚蠢的事情的。

“那么十一点见,”他确认道。

希罗点头,看着死神高达的机师离开。迪奥的辫子随着他的步伐左摇右摆,希罗想象不出他没了发辫的样子。

尽管不愿去多想,希罗还是想知道是什么让迪奥笑得这么厉害。‘可别是我脸上还有别的酱’,他有点担心,于是抬起手摸了摸嘴角确认了一下。他的手指在迪奥触碰过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接着他摇了摇头,抱起长凳上的书本。

他想起来自己的书并没有带在身边,而是锁在了柜子里。希罗用一只手将书抱在胸前,另一手拾起桌子上的空盘子。

“麦克斯维尔……”他低声诅咒了一句,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令自己冷静下来。怎么会有人在某些时候出色地不得了,却又在某些时候粗心得不行?希罗真搞不懂迪奥这个人。

=====

察觉到门把手的响动,希罗转过身,下意识地摸起枪。看到偷偷钻进来的是迪奥,希罗略微放松了一丝。美裔少年四下里张望了一下走廊,然后关上了门,长出了一口气。

“你早来了四个小时。”

“他们一直围着我转!”迪奥哀叹一声,对希罗说:“你有没有听见他们是怎么议论咱俩的?缠着我的三个姑娘跟我说,我走的时候把东西落在餐桌上了,然后你‘拥抱着我的书,叹息着我的名字’,她们说这‘太可爱了,真希望自己也能有这么浪漫的男朋友’。”迪奥坐在希罗的床边,双臂无力地落在膝盖上。

“那又如何?”

“她们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希罗!”迪奥圆睁着眼睛盯着对方。难道他不在乎吗?“你难道不介意吗?”

希罗重新摆弄起他的电脑,耸了耸肩膀。“为什么介意?这对任务没有影响。”

“我可介意了,这影响我的爱情生活,”迪奥嘀咕着。“如果这学校所有的女孩都认为我是GAY,哪还有女孩愿意跟我上床?”他倒在了床上,双手盖着脸。

“你本来就不应该把心思用在性上面,”希罗的话直接了当。“我们有任务。”

“你说的没错,我是不该总想着这个,可我忍不住。毕竟我正值青春期啊,”迪奥反驳道,翻了个身侧卧着,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今天我对一个女孩甜言蜜语,你猜怎么着?她说:‘如果你的舌头真那么神奇,那希罗可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怎么神奇?”

“啊?”

“你的舌头怎么神奇?”希罗扭过头来问道,好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呃……像这样,”犹豫了一下,迪奥张开嘴,伸出一点舌头,然后让它波浪般地起伏蠕动了一下。

“有意思,”希罗看在眼里,迪奥不禁脸红。希罗重新面向电脑屏幕,舌头悄悄地模仿了一下。他失败了,这让他烦恼极了,迪奥居然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

“女生因为这个愿意跟你上床吗?”他问。

“呃,并没有,”迪奥不情愿地说,很庆幸希罗看不到他红到耳朵根的脸。

“尽管你大话连篇,其实你还是个处男?”

“你干嘛这么关心我的性生活,希罗?”

“我要修正一部分任务计划,但是必须先接收到卫星数据才行。那颗卫星在两小时后才能到达传输范围,所以我让你11点再来。如果你更希望我无视你,专心做我的作业,那也成。”

“别,我喜欢跟你说话,希罗。我只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说个不停罢了,”迪奥坐起身来,盘起了腿。“至于你刚才的问题,没错,我从来没跟女孩上过床。”

对方回答的方式令希罗十分在意。他是因为这个才被谣言困扰的吗?希罗一边在电脑里录入他的作业,一边漫不经心地继续问道:“从来没跟女孩上过床,那么男孩呢?”

迪奥觉得脸上的红色瞬间消失了。他就知道希罗会察觉到他答案里的异样。他把一根线头从裤子上扯了下来,坦白道:“年少时,我跟我最好的朋友胡搞过,等我加入清道夫集团之后跟一个男人上过床。”

“嗯,”希罗的回答不置可否。迪奥是同性恋吗?为了掩饰他才总谈论姑娘的事?或者他是异性恋,不过没什么性经验,再或者他其实是双性恋?希罗估量着,最后决定把这个疑问先放在一边,留待以后探究。

“那你呢?之前那个在码头上的女孩,莉莉娜——”

“我从来没吻过她,更没做过其他的,”希罗说。“我不想谈她。”

“行,那还有没有别人了?”

“除了在训练时我接受过的性取向测试之外没有别的。”

“性向测试?你接受的训练都是些什么啊?”

“我也不想谈这个。”

迪奥低声嘟囔了一句。这可真是场愉快地对话啊。

“我手淫,”希罗又说。

“谁不手淫?”

“每一次出任务的前天晚上都做。”

“那又怎样,我还每天晚上都撸——”迪奥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等等,你是说‘每一次出任务的前天晚上’?”

“缓解压力。”

“好吧……”

两人之间陷入了尴尬的寂静,迪奥终于受不了了,他从床上跳起来,抓起希罗的外套。“跟我来,”他说着,把那件深蓝风衣丢给对方,向门口走去。

希罗没动,只是不明所以地挑起眉。

“咱们出去逛逛。我可一分钟都不想再闷在这间屋子里了,还得等一个半小时才能从卫星下载数据呢,不是吗?”

“我还有作业。”

“你还记得咱们是主动来上学的,对吧?就算成绩不好,也没有家长会叨叨。再说了,就一天晚上不做作业也不会要了你的命。”

希罗抿起唇,按道理,他知道迪奥说的没错,可是力争完成每一项被指派的任务的这种根深蒂固的执念让他犹豫不决。

“瞧,明天可是星期六,又不用上课,如果你真那么在意,那就等任务之后再写好了!”迪奥有些恼火。他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希罗在他的飞翼高达驾驶舱里趁着给光束枪充能时写作业的场景,差点笑出声。

“你打算去哪?”

“还不知道,不过会知道的,”迪奥把头探出房门。“看起来没人注意,咱们走!”

=====

【正当两个人想要偷溜出去的时候,却被一个爱多管闲事的男生撞见了,那男生神秘兮兮地问两个人明天要有什么大动作,听到这个,希罗以为他们的破坏计划败露了,差点弄死那男生,好在迪奥及时制止,原来是他俩在餐厅说的话被其他人听到了,大家都以为他们两个是要出去“约会”。于是迪奥打算将计就计,继续演戏。】

“他没什么恶意的,放开他吧。”迪奥一手搂过希罗的腰,轻轻拽了拽。“咱们吃东西去。”

希罗显然并不想松手,不过迪奥巧妙地挤到了两个人的中间。他一手搂过希罗的脖子,把脸凑到日裔机师的耳朵边,装模作样地悄悄说道,声音并没有多么隐秘。“咱们可得节省能量。我可不想你明天中途就没劲儿了,咱们的第一次必须要完美啊,对不对啊帅哥?”

“嗯,”希罗的手指渐渐从杰森的衣领上松开。年长的男生咕哝了一句抱歉就逃了。

“哎呦,”迪奥松了一口气,退开了。

“都怪你。”

“也不全怪我啊,可恶。倒是你,怎么回事啊,你就不能……唉,算了。”

希罗嗤了一声,扭过头望向男生宿舍的走廊。等他重新面向迪奥时,脸上的表情令人难以捉摸。“我要回房间了。你自便吧,11点过来。”

“好,到时候见。”迪奥嘟囔着,把手指塞进了牛仔裤紧绷的兜里。他目送希罗离开的身影,纠结要不要道个歉,可话又说回啦,这也不全是他的错,希罗也是个死脑筋。他摇了摇头,走下楼梯。‘还以为我们两个终于可以沟通了呢。’

=====

希罗站在狭小的寝室房间里,双拳紧握,低垂着头。

‘我不应该责怪他的。’他有些自责,望向窗外,希罗看着那个男孩的身影穿过校园广场。‘为什么他能让我上一秒想杀了他,可下一秒却……’

他点亮笔记本,键入一系列口令,进入了层层加密的系统。

光标在闪烁,等待他输入命令。

[提取信息。希罗·尤依。心理测评结果。]

[拒绝。需要B1级安保授权……]数据在屏幕上滚动,希罗若有所思地敲击着键盘。他并不指望有权阅读自己的评估报告。如果他能直接接入数据库,也许可以黑入系统窃取数据,然而像现在这样的远程操作,就根本不可能成功。简单敲几下键盘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一切还需要他自己去摸索。

希罗重新启动笔记本的伪装界面,起身来到窗边。他抬起手臂,扣住窗框顶部,望向楼下寻找迪奥的身影。

“你给我的感觉究竟是什么,迪奥?”他在寂静的房间中自语道。

=====

“有时候真搞不到我到底在意个什么劲,”迪奥自言自语。“我猜他永远都是个反社会,钻牛角尖,没人性的讨厌鬼。”

“这家伙对待所有事情都该死的严肃,太不健康了,”迪奥叹了口气,在石凳上坐下,遥望着夕阳西下的火红霞光。

“你干嘛要这样子,希罗?”

“你干嘛要在乎?”飞翼高达机师那干燥沙哑的嗓音从迪奥背后传出。

“你在这干什么?我以为你回房间了,”迪奥懒得回头。

“我是回房间了,”希罗答道,来到了迪奥旁边。“可以坐吗?”

“没人不让你坐。”

“你为什么这么在乎?”日裔男孩再一次问道,坐在了冰凉的石凳上。

“你怎么知道我在乎?”迪奥反驳。

“你爱上我了吗?”

“什么?!”迪奥惊讶地瞪大双眼。他的第一反应是回以冷嘲热讽,然而希罗现在是亲自找到他并且做出表态,虽然这表态令人尴尬。“爱可是个不能随便乱用的词,你知道吗?我才认识你,呃,两个月而已?”

“那你爱吗?”

“不。”

希罗感到了一种被拒绝的打击,他开始后悔离开房间了。他肢体僵硬地站起身来,扭头要走,然而迪奥抓住了他的手。

“希罗……”美裔少年的声音柔软又犹豫。“等等,你听我说。”

犹如刚刚入夜的天空般深蓝的双眼对上了迪奥,有那么一瞬,迪奥有些说不出话来。“希—希罗,你说过我不应该把心思用在性上,而爱是比一夜情严肃一千倍的东西。我不能随随便便去爱,我唯一该爱的只有殖民地。”

“你是我的朋友,希罗。如果问我关不关心你?是的……可我爱你吗?不。我可能爱上你吗?我不知道,”迪奥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在希罗的双眸中搜寻着任何理解的迹象,甚至任何情绪的迹象。

“你说得对。”希罗开口道。‘我怎么会想不到?爱是危险的,可能会变成完成任务的阻碍。’他评估着现实情况,强行压下当初怂恿他来到这里的那些想法和感觉。

迪奥意识到自己还握着希罗的手,他松开了,站起了身。“想去吃点东西吗?”

“可以。”

“来点咖啡店的三明治?咱们可以买回来到你房间吃。数据快要传过来了,对吗?”

“是的,再有差不多半小时。”

“你请客吗?”

“你破产了吗?”

“谁后到谁埋单怎么样?”

“同意,”希罗回答,紧接着冲了出去。

“我还没说开始呢!”迪奥喊道,连忙追了上去。

他们全速冲刺,在一家小咖啡店门口刹住了车,两人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迪奥脸上的笑容得意极了,就连希罗也微微露出了笑意。偶尔不是为了奔命而做的奔跑感觉很好,令人神清气爽。

“我说什么来着?还是我比较快吧,”迪奥大口喘着气,顶开了咖啡店的门,等着希罗进来,而后者并没有为他的洋洋自得搭腔。当这场临时起意的赛跑带来的兴奋感渐渐平息下来时,迪奥的思绪变得严肃起来,‘明天我也能这样快吗?’他沉思着。

—TCB—


LOFTER的排版我实在是搞不懂,首行缩进到底要怎么弄啊,醉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