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旧货市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TFP 威红]Inadequacies

作者:Blue Buick R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6670334/1/Inadequacies

CP:Megatron/Starscream

 

  Inadequacies 

他在霸天虎战舰阴暗的走廊里游荡,尖细的脚跟在金属地板上哒哒作响。周围幽暗的环境正符合他此时的心情,灯光昏沉,源于他的命令,威震天的归来尚未抹除他的指挥痕迹。即便他们积累了不少能量储备,然而在他看来,将几近荒凉的走廊搞得灯火通明无疑是对宝贵资源的浪费。他们本不畏惧任何黑暗,如果有需要他们大可依靠红外线或雷达声纳导航来定位……他们可比无能的碳基先进得多。

他漫无目的地游荡归因于威震天那个愚蠢的主张——能够发号施令的只有他一个人。这项规则令人发笑,红蜘蛛是第二指挥官,管理霸天虎的日常运作正是他职责的一部分。要完成这样的任务怎么可能不下达命令?当然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只要威震天的自负得到满足,重新确立他的权威,他就会再次授权他的副手。不过在那之前,红蜘蛛只能无所事事。

威震天对黑暗能量的疯狂实验无疑会加快这一过程。宇宙大帝的力量冲刷着他的线路,充斥着他的火种,威震天的自负不需更多的满足。而在红蜘蛛看来,他的计划简直一无是处。掌控那些死去的残兵败将无异于掌控了一群废物。那些空壳缺乏生存下去的智力,耐力,谋力和气力……他们比废物还废物,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失败者。威震天为什么会认为复活这些东西会为他带来成功,这是红蜘蛛所无法理解的,除非他觉得自己的领导力足够扳回局势。红蜘蛛嗤笑了一声……看来威震天的自负根本不需任何安抚。

红蜘蛛转过一个拐角,猛地停下脚步,他看到声波正挡在他面前,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怎么了,”他呵斥道。“什么事?”

他算得上是跟这个人独处了好几个轨道循环,却还能抑制住自己没有抓碎对方那毫无表情的面部装甲……只除去那一次……无疑证明了红蜘蛛强大的耐力。

“告诉红蜘蛛到我的舱室报告……立刻,”声波放出威震天的声音。

红蜘蛛挑起眉角。“有必要派人报信吗?他明明可以使用通讯连接。”

声波没说话,仍旧安如磐石。他的反应有点伤红蜘蛛的自尊。

“还好我不是唯一一个威震天认为有必要提醒其地位的人,”红蜘蛛坏笑道。

“立刻,”声波又复述了一遍,明显提高了音量。

“行,好,我这就去,”红蜘蛛冷笑,掠过了同僚,故意将翅膀刮过对方的肩鳍。

他不慌不忙,保持了一个平稳又轻快的步调。侍主多年,他早已明白遵从和奉承之间仅有一线之隔,而威震天希望他的手下能根据他最细微的暗示,随时做好变换姿态的准备。红蜘蛛自认为精于此道,他深知这其中的关键是不要自作聪明。冒昧的推测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他并不能十分肯定威震天此时的心情,在他疯狂地将黑暗能量插入自己火种舱之后就一直没有露面,这是红蜘蛛首次接到他的指示。屈身匍匐在他面前会被视为谄媚,红蜘蛛将受到他的嘲笑和鄙视;而拖延时间则会被视为无礼和挑衅。在他能搞清楚状况之前,折中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来到威震天的舱门外,他放缓脚步,摆出一副极其淡然的表情,然后按下了请示铃。片刻之后,舱门滑开,他颔首,静静地走了进去,在昏暗中搜寻着首领的身影。

威震天并不难找。一种怪诞又几不可察的紫色微光自他的装甲缝隙中散射出来。彷如一团烟雾,萦绕在他周身。此时他正在房间的另一头来回踱步,锐利的目光向着红蜘蛛投射而来。

“您要召见我,我的君主,”红蜘蛛说。

“是什么耽搁了你这么久?”威震天质问道,并未停下脚步。

红蜘蛛将头颔得更低。“我一接到您的消息就赶来了。也许是声波没能顺利地找到我。”他不禁又加了一句,“如果您使用通讯连接的话……”

他尚未来得及把话说完,威震天便快步跨过房间,一只大手握住了他的头冠。

“如果你像个称职的第二指挥官一样老老实实地呆在指挥中心,声波就不会费那么大力气搜寻你了,”作为强调,他缓缓地扭转手腕,迫使红蜘蛛的头扭向侧面。

这令人屈辱,可自尊却不是红蜘蛛能负担得起的弱点。还好,要压下他不值一提的微小自尊并非难事。

“以后我会努力让自己更有用的,我的君主,”他勉强从牙缝里挤出话语,颈部的几根主要缆线被这不自然的角度扭得生疼。

“你现在就得让自己变得更有用,”威震天呵斥道,猛地推开他,放开了他的头冠,红蜘蛛被推得一个踉跄,撞上了门,然后跌在了地板上。

他故意发出一声惊呼,从而压制住了叹息。威震天又在强调自己的支配地位,总之是老生常谈。黑暗能量似乎将他刺激得不轻,威震天已经无法胜任更加精妙的文字游戏了,红蜘蛛可以毫不费力的应对。

他抬眼看向威震天。“敬候您的命令。”他低语道。

威震天冲他邪恶地挑起唇角,弯腰抓住他的两条上臂,将他扯起来砸在了门上。红蜘蛛的整个机体嘎嘎作响,一声疏于掩饰的呜咽从他的发声器里溢了出来。

“打开,宠物,”威震天低语道,将红蜘蛛拖到与他视线齐平的高度,被他压在门上的金属机体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若是换做其他时候,他会很立刻遵从,然而当那飘忽的紫光映照在他身上,不协调的鸣音从他主人的手上传来时,他踌躇了。

“我的君主,也许此时此刻这个主意并不是……十分适宜,”他试探性地说。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继续。“我不建议您进一步勉强火种,毕竟它刚刚经受了那样的……损伤。”

威震天残暴的反手一击成了他善意提醒的回报,这一击将他左侧的通风口打凹了进去,空气通过凹陷的通风孔发出一声恼火的啸音。

“如果要我重复刚才的话,你就得担心你自己的损伤了,”威震天犀利地回应道。

无奈之下,红蜘蛛靠在门上作为支撑。抬起腿盘绕在威震天的腰上,贴紧彼此的下半身,与此同时他敞开了自己的胸甲。

俯瞰了片刻眼前的光景,威震天随机埋下头去,伸出舌尖舔过红蜘蛛平滑细腻的火种舱外甲,对方不安的蠕动引他发出轻笑。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是怎么过的?”他贴着火种舱壁低语道。

无法平复越发急促的喘息,红蜘蛛暗自诅咒。通风口发出的啸音将他的兴奋暴露无疑,无法否认。

“汽车人相当乐于助人,”他没有放弃挑衅。“特别是擎天柱。我不知道他把这当做是缔结和平关系的方法,或者说他就是想要拥有曾经属于你的东西。”

锋利的牙齿警告性地刮过他的火种舱壁。灼烧般的痛楚令他不禁发出一声有失体面的哀鸣,踢动着双脚想要逃开。

重新把他拉到眼前,威震天眯起双眼盯着他。

“你除了谎言什么都不会说……幸亏是这样,不然你刚才所说的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继续这个话题无疑是愚蠢的举动,红蜘蛛选择敞开了自己的火种舱。火种中盘卷着的艳丽光晕随即盖过了萦绕在两人周围的暗淡紫光,彼此之间的温度也在不断飙升。威震天咕哝了些难以分辨的话,红蜘蛛就当那是感激之言,紧接着霸天虎首领也敞开了胸甲。

在威震天注入黑暗能量之后,红蜘蛛这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火种。在他看来那火种暗淡无光。混沌的光圈有气无力地盘绕着,其色泽也与常态不同。红蜘蛛忍着不去退缩,仰起头关闭光学镜,希望威震天把他的反应当做渴望。

“我希望你能心存感激地接受我即将赋予你的荣耀,”威震天低吼道,双臂滑向红蜘蛛的身后,准备将他搂紧。“我会让你碰触真正的力量,同你分享对死亡的主宰!”言毕,他将彼此的胸膛贴合在一起,将两颗火种的能量混合。

过了一会儿,红蜘蛛仍旧闭着眼,可是一丝怒容却渐渐浮上他的面庞。他丝毫没有感受到往常火种融合时的那种刻骨的感觉。没有能量传导,没有来自胸口的辐射脉动。也没有痛感。除了他自己的高度紧张之外,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一种巨大生硬的压迫感抵在他的火种上。

“你在干什么?”威震天质问道。

红蜘蛛猛地开启光学镜,仰起头怒视他的首领。“你怎么好意思问我在干什么?!明明是在干什么?”

两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看向他们胸膛之间,彼此火种间那一丝细小的空隙昭示着融合失败。

挫败地发出一声怒吼,威震天重新将他搂紧,两人的胸膛碰撞在一起。红蜘蛛再一次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仿佛两块同极的磁石彼此抵触一般,他们的火种能量绕道而驰,拒绝接触。

威震天不愿放弃地又将他猛拉向自己,红蜘蛛的火种被那种强大的斥力挤向胸腔深处,他不禁大叫一声。

“够了!”他拍打着威震天的脑袋。“这真令人恶心!”

火种上的压力随着威震天放开对他的钳制并退开身去而突然消失,令红蜘蛛不得不稳住身形,勉强站稳脚跟。

“我搞不懂你想通过这种背叛行径得到什么,”威震天说道,怒视着红蜘蛛脉动着的火种。

“叛逆行径!”红蜘蛛尖叫。“我听话地为你打开火种舱,然后遭受你愚蠢的撞击!而你竟然敢指控我背叛!”

“不然就是再一次令我失望,”威震天反击道。“都一样,总之是对我意志的挑衅。”

“我才没令人失望,”红蜘蛛嘲讽道,他渐渐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狐疑地瞟了一眼威震天变了色的火种。“我敢说你我都明白谁才是有缺陷的那个。”

威震天下意识地抬手贴近胸膛,却停在半空,取而代之的是重新闭合了火种舱和装甲。“少胡说,黑暗能量赋予了我掌控死亡的力量。它没有缺陷。”

“也许宇宙大帝为你开了一扇窗,却给你关上了一道门,”红蜘蛛反驳道。他尖细的手指穿过暴露在外的火种那盘卷的光晕,引出一声共鸣。“你现在能控制死去的塞伯坦人,却可能已然丧失了对活人的影响力?”

“哲学空话,”威震天断言道,目光不自觉地瞟向红蜘蛛抚弄着火种的手。“扣好你的装甲,”他突然训斥道,“除非你想亲自验证你的假说。虽然,我相当怀疑你那不值一提的小火苗能够抵挡得住我融合炮的‘影响力’!”

红蜘蛛遵从了他的的命令,带着挑衅的意味挥手关闭了胸甲。“我相信证据已经不言而喻了,进一步验证是……没有必要的。”他佯装沉思地偏了偏头。“除非您想召唤声波?”

威震天狠狠地盯着他,因愤怒和不悦而震颤。

“如果您对黑暗能量的馈赠如此有信心的话,您大可以对声波敞开胸膛。我敢说他定会无比热切地接受您。”

“闭嘴,”威震天嘶声道,明确无误地威胁。

红蜘蛛并未在意。对方越狂暴,他越是肆无忌惮。“如果您的火种再一次失败了的话,哦,也许您的死亡傀儡能够让您得到满足?如果您想来点新鲜的,我可以再为您杀死一个汽车人。”

幸好他遵从了威震天前一刻的指令关闭了胸甲,因为下一秒,一束冲击波便正中他的胸膛。爆炸力将他轰离地面,抛向墙壁,能量灼烧着他的涂层,冲击的余震在他的线路和机体上咝咝作响。

当他的音频和视频感应器闪动着重新上线之后,红蜘蛛甩了甩头,试图清除残余的静电干扰。“我说错什么了吗?”他艰难地开口道。

“滚出去,”摆出战斗姿态的威震天从几步之外的距离命令道。

红蜘蛛支撑着自己站起身来,损坏的陀螺仪努力修正他的平衡,从而导致了他的身体倾向一侧。

“遵命,强大的威震天,”他答道,没有躬身回应,害怕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他撑着墙,转身去开舱门,威震天在他身后的话令他的摸索停顿了一下。

“还有,红蜘蛛,这件事你不许泄露半点风声,不然的话,我会给自己来点更新鲜的。”

“明白,”红蜘蛛应道,不敢回头去看他的君主。

总算是打开了舱门,他摇摇晃晃地来到走廊里,松了一口气。他会花一段时间来琢磨这件事该怎么利用。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他该拿自己怎么办!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