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TF停车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爵警]Lies and murders(4)

Lies and murders

作者:silberstreif
CP:Jazz/Prowl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516586/1/Lies-and-murders

4

当Prowl收到Jazz被捕的消息时,震惊几乎不足以形容他的芯情。整整一个小时,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办公室里,盯着手里的报告,反复思量下一步该怎么办。不光是Jazz被捕,Backbeat也遇害了。虽然不知道谋杀发生的地点和经过,但警察已经死了,而Jazz遭到指控。令人匪夷所思。为什么偏偏是Backbeat,这样一个聪明却不起眼的警察怎么会惨遭谋杀?

最后,他全面运行起自己的战斗处理器,即便这并不是为应对现在这种情况设计的,不过对他来说,这更像是一种惯性反应。处理器将所有已知的微小细节转化为图表,为他指出了大体的行动方向。

重新下定决芯,他站起身来,一反常态地在工作完成之前便离开了办公室,甚至连数据板都没有整理,他早早地下了班。在通讯连接里向Optimus传了一条短讯,他知道作为朋友和长官,Optimus会给予理解的。汽车人总部明亮的长廊里一如既往地安静,人们平静又无聊地埋头工作,只有那些交了班的职员才会展现出些许兴奋。很好。新闻频道尚且没有报道这起逮捕。

驶入公路之后,他向警察总署发去一条公式探监的请求,不出所料得到了如下回复:

“汽车人Prowl,根据相关规定谋杀嫌疑人Jazz当前无法接受访问。请于下一个工作日重新申请,感谢您的合作。”

不过第二指挥官此时并没有朝着Jazz的所在地行驶,虽然万分渴望,不过他却直奔铁堡赛车场而去。在那里,他利用自己保安总长和汽车人第二指挥官的特权登入了赛车场的监控系统。很快他便拷贝出了监控录像,转向紧张地等在一旁的经理:

“感谢你的合作,”他说道。“你的帮助对我意义重大。你有没有察觉到Jazz的行为有任何异常?”

“没,”经理慌忙答道。“我是说,如果他看起来不正常,我是不会让他进入赛车场的!他就像平常一样……呃,除了稍微有点暴躁,他看起来有些沮丧,所以我也没多想……”那人的表情垮了下来。“普神啊,我还是没法相信这事。是真的吗?他就是那个spark-killer?”

Prowl踌躇良久,最后他摇了摇头。“我不这样认为。”

“你不这样想?”经理重复道,放下芯来。“我也不愿意这样想,这太难以置信了……不过你比我了解他。既然你认为不是……也许真的不是他?”

“希望如此。你可以帮助我查明真相,”Prowl希望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足够坚定。“虽然跑道上多次记录下了Jazz的身影,不过他也会偶尔停下来,去车库跟朋友聊天,或者摄取能量。那么他有没有可能趁着休息的时候,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离开赛车场,外出五到十个小时后再回来?”

“我也不太清楚……”经理陷入深思。“恐怕答案是肯定的。我们这里的车库和大厅并不是全封闭的。我们只对赛道的情况进行监控,以防有人混进来,或者赛道超载,也防止有人打架……呃,你知道的。”

“我懂。”

他期待相反的答案,这样Jazz就可以得到强有力的不在场证明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方法似乎行不通了。他又道谢了一番,然后离开了赛车场,小芯地避开了赶来采访的记者群。

他打开一条通讯连接,却犹豫了起来。通常Backbeat才是他联系警方的首选……他干脆切断了连接,直奔警察总署驶去。虽然见不到Jazz,他说不定能收集一些对Jazz有利的信息。

来到了警署大楼他并没有走多远便被领进了一间办公室。屋子里安装着价格不菲的有机照明系统,各种各样的奖章装饰着墙面。办公室的主人是一位喜欢展示自己成就的高级警官,当然也很努力。总之,这是一位热爱自己工作的警察。

“Prowl,我早料到你会来,”Turnout走进来,打了声招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有什么能效劳的?我看到你的探监请求了,不过现在还不能探监。”

“我明白。我会明天再去。”Prowl的语气表明了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想知道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话题显然不太妥当。悲愤冲刷着警察的表情,他厉声道:“发生了什么?Backbeat死了,Jazz杀了他。就这样,你还明知故问!”

“你怎么确定就是Jazz干的?”Prowl反问道,对方的话令他感到惊讶。

“就是。”两步并作一步,Turnout走到桌前,调出一份文档展示在显示屏上。“看看这个,Prowl,你还敢说Jazz是无辜的!”

起初,Prowl看到的是一个寻常的空白报告,然后他注意到了文件名:“凶手:Jazz”,他缓缓向下翻,寻找作者的名字。“这是Backbeat的报告!”

“没错。”Turnout关上了文档,冷着脸面向第二指挥官。“Backbeat遇害的时候,他正在向总部上传同Optimus和Ironhide的谈话记录。医生说,在他发送完这份报告的两秒钟之后,他的火种便熄灭了。他临死前将杀手的名字传了过来!”

事态比他想象中的糟的多。“Jazz……”Prowl迷惘地喃喃道。

“Jazz,”警察尖刻地重复道。“只有他拥有这样的技术,只有他能如此轻易地获取能量匕首。Tumbler谋杀案的目击者也声称他看到的就是Jazz。Hosepipe和Backbeat死的时候,他都没有不在场证明,就连遇害警察临终之际都宣告了凶手就是Jazz。而就是这名警察,我得告诉你,他曾经是你的朋友,他曾经那么信任你的担保,相信Jazz是无辜的……就在他被杀之前那天,他还坚信一定是自己错过了什么细节,他就要抓住凶手了。”他向前一步,直到距第二指挥官不过一臂的距离。“现在告诉我,Prowl,Tumbler死的时候Jazz到底在哪儿?”

“跟我在一起。”

“说谎!”

Prowl的门翼激动地抽了抽。“没有。而且你的猜测根本毫无依据。”

“毫无依据?”Turnout冷笑。“Blip算不算?我们的目击证人可不是这么说的。”

“这只是证词相抵,”Prowl缓声道。

警察嗤之以鼻。“是的,但你的证词听起来更不可信。”他冷冷地盯住战术家。“Backbeat正在调查你跟Jazz的关系,紧接着就被杀了。也许你们远非朋友那么简单……说不定还是火种情人。如果是这样,你就有的是理由撒谎了。”

“我怎么会?”Prowl为自己辩护道。“我是绝不会包庇杀人狂的。”

“这一点,我倒是信。”他的怒火似乎是渐渐平息下来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Prowl,你是个有原则的人。但是爱情……爱情会让人盲目。”

他的话几乎要贴近真相了。帕拉克萨斯人看向墙上的奖章,每一枚都代表着一次成功的侦破,有多少案子又是他和Backbeat联手破的呢,他叹了口气。“Turnout……有一点你必须要相信我:没有充足的理由,Jazz是绝不会大开杀戒的。如果他真的做了,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Turnout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道:“你确信如此?”

“是的。”

“我还会继续寻找他不在场证明的漏洞,我敢说我一定能找到。”

“我阻止不了你,”Prowl坦言。“不过你可否把Backbeat遇害的资料发给我一份?我想要……”他不确定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去索要,然而Turnout却点了点头。

“我会的,”他疲惫地笑了笑,笑容里透出了深深的伤痛,同时还有若干个未眠之夜留下来的疲倦。“真希望我们已故朋友的资料能让你重新找回理智。”

这一次,Prowl没有回答。

————————————————

Prowl并非第一次造访铁堡监狱。甚至不是第一次来监狱看朋友。尽管如此,此时此刻他还是感觉自己的脚步前所未有的沉重,他跟随守卫进入高度警戒区域,继续深入,直到两人来到用来关押最危险,最疯狂罪犯的那间牢房门口。通常,这里只关押一个月内便会被处决的死刑犯,或者即将被抹除人格芯片的囚犯。然而此时,关在里面的竟然是个尚且无法定罪的TF。

“T区453房,到了,”身边的警卫报告。“您确定要一个人进去吗,长官?”

“是的。”

“如您所愿,长官。”他缓缓开启第一道闸门,两人走了进去,闸门在他们身后重新锁闭。“您被指定为他的律师,所以监控设备全都会被关闭。如果他不老实,请用应急频道呼叫,或者大声呼喊。我就在这儿等着,必要时可以启动牢房的电磁脉冲装置。那样你们两个都会陷入停滞状态,总好过回归普神,对吗?”

Prowl只是点点头,他怕自己开了口就忍不住要骂人。警卫只是在做分内的工作而已,可竟然相信Jazz对他不利……简直笑话。

第二道闸门开启,露出了一扇灰色的小门。他走到门口,闸门立刻在他身后闭合了。Prowl在门旁的面板上手动输入了密码(防止黑客入侵的另一项措施),牢门终于打开。他迫不及待地走进了狭小的舱室。

Jazz正坐在一张简陋的灰色床板上,直直地看着他。“Prowl……”他唤道,仿佛单单一个名字便足以让他回味。“你来了。”

“当然。”他禁不住仔细查看Jazz身上有没有任何凹陷,划痕,或者损伤。没有发现任何伤痕,他芯里的一块大石总算是落了地。“我很担芯你。”

“没必要担芯。这里的待遇虽然算不上好,不过我以前住过更糟。”

确实。牢房里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椅子,再无他物,不过环境还算干净,而Jazz也没挨饿。至少没有霸天虎的拷打,算是不错了。

“那就好。”他挨着Jazz坐在床上。

“情况有多糟糕?”Jazz消沉地问。

“糟糕。”

这时,Jazz却笑了。Prowl从来都是这样回答这个问题。就连那严肃的语气都不曾有一丝变化,永远都是这么一句,即便说了跟没说没多大区别。这就是Prowl的幽默感。

“我猜也差不多。”他贴上帕拉克萨斯人,后者伸出手臂搂住了他。“真高兴现在有你陪着我。”

“我也是。”Prowl阖上光学镜,单纯享受这一刻的碰触。然而他清楚他们必须谈谈,抓紧有限的时间。“我把能找到的信息都看了个遍。但是Backbeat遇害的时候你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他最后的讯息声称你就是凶手……”

“没有任何对我有利的证据吗?”

Prowl无法掩饰地颤抖,他极不情愿地承认道:“至少我没能找到。”

Jazz叹气。“不许自责,Prowler,听见没有?”他依偎地更近了些。“有一点我很纳闷。Backbeat不是我杀的,Prowler——”

“我知道,”战术家打断了他。

Jazz凄然一笑。“我想你是唯一一个相信的……总之,我没杀他。可Backbeat却似乎认定是我,至少他最后的讯息是这么说的。所以,现在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有人杀了Backbeat,并且伪造了讯息。但是警察系统有安全码,再加上那么短的时间里,要做到这点很难,但不是不可能。”

“我认同,”Prowl说道。“我让专家检查过Backbeat的署名。看起来是真的,他们找不到伪造的痕迹。”

“但并不表示没有。我就能混过他们的检查。”而且也确实这么干过。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现在不是讲故事的时候,于是Prowl点点头,承认这是事实。“第二种可能,凶手扮成了我的样子。也许是利用特殊改装,甚至有可能是个千面客……还有第三种可能,凶手就是我,只是我不记得了而已。”

“你怎么会不记得?”Prowl皱起眉问道。

Jazz的护目镜黯淡下来。“你也知道我把存储器分区了,创造出多种人格,便于更好地渗透进霸天虎阵营。”

“是的。”

“所以……也许其中一个人格变得太强大,太独立,最终决定遵从它的霸天虎编码……”在承认这点的时候,Jazz很明显感到痛苦。“简而言之,我疯了。”

Prowl将他搂得更紧些。“你没有证据证明这个理论。”

“是没有。可所有的证据全都指向我,不是么?”Jazz苦涩地笑。“这是有可能的,Prowl。有可能。”

确实有可能,战斗处理器已经将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呈现给了他。然而Prowl立马删除了这个数据,连看都没看一眼。他不想知道。还不是时候,至少他现在还可以将芯爱的人拥在怀里,还可以期待事情得到完美解决。

“只是有可能,并不代表确实发生了,”他坚定不移地道,抬起另一只手怜爱地抚摸着破坏者头上的小角。“我会继续调查,设法把你弄出这里的。”

Jazz扭过头方便他碰触。“Prowl……如果你继续为我辩护,你也会遭到怀疑的。”没有得到战术家的回答,Jazz抬起头,深深地望进战术家的双眸,寻觅着真相。“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了,对吗?”

Prowl皱了皱眉。“Turnout坚信是我为你做了假的不在场证明。”

“你确实撒谎了。”Jazz的机体僵硬了片刻,而后他倾过身,轻柔地吻上了Prowl的唇,这个吻饱含了他全部的爱意。“Prowl,你必须就此打住了。”

“不。”

“你必须停下。”Jazz收回了护目镜,将双眼展现出来,同时也暴露出了他所有的孤独无助和恐惧。深不见底。“求你,算是为了我。我不想你因为我精神错乱而受苦……”

“不,”仍旧是那个窒息般的回答。

“就告诉他们,是我强迫你的,或者是我用感情诱骗了你……”

Prowl将较小的破坏者一把拥入怀中,紧紧贴在他胸口上,将脸埋进了爱人的颈窝里。“Jazz,我不能。原谅我,但我真的做不到。”他颤抖着,在对方音频接收器旁喃呢道。“而且我也不想。没有你的生活,我不想要。”他的倾诉几近无声。

“Prowler……”有那么一会儿,Jazz完全不知所措,之后,他同样拥住了颤抖的帕拉克萨斯人。“好的,抱歉……”

Prowl点点头,却没有动,生怕他的全部世界再次被夺走。他们就那样拥抱着,直到警卫通知他探望时间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