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TF停车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爵警]Lies and murders(2)

Lies and murders

 

作者:silberstreif
CP:Jazz/Prowl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516586/1/Lies-and-murders

 

2

 

Jazz度过了平静的一天,多数时间花在了阅读各处密探发来的冗长而枯燥的报告上。尽管他掌控着庞大的情报网,却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大多数汽车人认为他从来不做书面工作。他们知道他是干什么,知道他的工作大多跟情报有关,不是么?而情报就意味着书面文件,数据板,庞大的存储空间。更别提还有分析和评估。那到底为什么大家都以为他每天只要参加派对,或者更糟,无所事事呢?

 

Jazz无法理解,不过今天他倒希望传言是真的。办公室太冷清了,几乎所有的报告都是关于这场谋杀的附带影响,还有不在场证明的必要性。他无法想象,要不是Prowl本能地打破成规为他作了伪证,事态会变得多糟。

 

不过一想到Prowl,他的火种感觉轻快了不少,他决芯自己应该补偿一下帕拉克萨斯人。搞一张音乐会的门票?或者带他去一家昂贵的高档餐厅进餐?

 

他着手将最后一篇报告收起来,终止统计程序,就在这时,通讯端口传来一声提示。

 

“这里是Jazz,”他答道。“有什么可以效劳的,Prime?”

 

“请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Jazz。”

 

破坏者皱起眉。即便加了“请”字,可这绝对是个命令句。一定出了什么事。可以跟Prowl的美妙之夜计划说拜拜了。

 

“这就来。”他回道,切断了通讯。

 

Prime的办公室就在不远。他穿过走廊,顺道从能量分配器拿了一小杯能量液,没敲门便走进了办公室。既然Prime在等他,还干嘛浪费时间敲门呢,对吧?

 

舱门在他身后自动关闭,他惊讶的发现Prime远非只身一人,他身旁的三名TF既不是汽车人高层指挥部的人,也不是士兵。

 

Optimus Prime站在办公桌旁,示意他过来。

 

“先生们,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Jazz。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他是我的第三指挥官,同时也是情报部门的负责人。”Prime很客气,太客气了,这让Jazz感到紧张。Optimus从来不会这么彬彬有礼,除非他不自在。“Jazz,这几位是铁堡警局的警察,负责调查最近几起谋杀事件——”

 

“几起谋杀事件?”Jazz打断了他的话。“又有谋杀发生了?”

 

“是的,”其中一个深绿色的TF面色阴沉地说。“今天早上,又发现了一名死者,不久后,他的火伴也被证实死去。”

 

“哦。”Jazz感觉火种被一波强烈的不安攥住了。

 

“武器和谋杀的风格表明这次的凶手和杀死Tumbler的是同一人。”那警察留意着Jazz的反应。“因为你是唯一符合目击者描述,同时又拥有相应技术的TF……”

 

“明白了。”他确实芯知肚明。只不过通常他才是狩猎的那个,而不是猎物。“不过你不需要调查许可么?”

 

“我们取得许可了,”另一名警察说道。“是Prowl的授权,Optimus Prime刚刚验证过。”

 

“Prowl……”Jazz惊讶地自语道,他紧忙控制好自己的情绪。Prowl是不会为了息事宁人而出卖,或者牺牲他的。任何人,哪怕是Prime都有可能,唯独Prowl不会。Prowl绝对不会。这么说,如果Prowl确实给了他们把Jazz当做嫌疑犯审问的许可,那他一定有充分的理由。Jazz拼命地思索可能的原因,他感觉自己的处理器都要发热了,结果众多,却有一个共同点:全都对Jazz不利。

 

更糟的是,如果他们认为自己是凶手,那么他们可能也看穿了Prowl的谎言。这,绝对不行。是时候打起精神,投入这场游戏,并且全身而退了。

 

扯开一抹轻松的笑,他喝光能量,冲着警察点了点头。“好的,既然你们得到了许可,我会尽可能地协助的。你们想问点什么?”

 

有那么一会儿,警察们仿佛被他合作的态度惊呆了,但他们很快恢复过来。

 

其中一名警察冲着房门点头示意。“如果我们的消息没错,你的工作时间刚刚结束。可以跟我们到总部走一趟吗?”

 

“当然。”他转向Prime,后者此时已经掩盖不住脸上的担忧了。“明天见,OP。”

 

“好的,明天见,Jazz。”他叹了口气。“我相信这场误解很快便会澄清的。”

 

“……希望如此。”

 

他走出办公室,在警察的陪同下穿过汽车人总部大楼,成百上千的光学镜好奇地注视着他。这是一次令人羞辱的游行,然而他还是高高地仰起头,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辨别出他的真实想法。

 

————————————————

 

当他听说Jazz被警察带去审问之后,Prowl就结束了工作,动身驶向警察总署。他坐在等候区,等待着,身旁还有其他犯人的家属在等候。这是一个狭窄,压抑的房间,房间里的椅子绝对不是为他这种长着门翼,或者其他敏感的背部元件的TF准备的,哪怕坐在这种椅子上超过一分钟都是折磨。Prowl在备忘录里记下一笔,警察总署的椅子必须被更换。真的没必要虐待无辜的市民了。

 

然而一切都没让他从深深的忧虑中解脱出来。在他周围,家属们来了又去,拜他低调的行事风格所赐,没有人认出他的身份。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比他之前预料的久很多,渐渐地,房间空了下来,最后只剩他一人了。

 

“嗨,Prowl,”Jazz柔声唤道,Prowl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扇该死的门,而要等的人总算从里面走出来了。“等了很久吗?”

 

Prowl站起身来,冲他微笑,感到一阵释怀。“不算太久。怎么样了?”

 

Jazz叹息。“不怎么样。他们要我的不在场证明,可事发当时,我正自己呆在家里听音乐。”

 

“不是还有行踪汇报和街道监视器吗?”

 

“他们说我可以入侵并且篡改这两样东西,”Jazz怒气冲冲地说。“你猜怎么着?他们说的没错。我确实可以。该死,我过去还那么干过。不算难,再说我还有保安权限。”

 

Prowl点了点头,拥有同样权限的他,深知对他们来说这些系统有多么的脆弱。以前他经常怀疑,是否有人明白这些保安密码和信任的背后潜藏着多么强大的力量。显然没人知道,不然Jazz和他也不会得到现在的工作了。“还有别的吗?”

 

“恩,他们还问了我有权使用的武器。问了一大堆,好的,坏的,违禁的,”他愤愤道。“实际上,他们只是想问能量匕首罢了!当然,要想获得这东西,就跟我拿能量块一样简单,因为我拥有这该死的整支军队所有武器的使用权。我知道,他们也知道,可还是不停地问问问。”

 

有一阵子,Prowl就那么站着,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安抚Jazz,接着他走向前去,拥住了对方。忘了潜在的摄像头,随时可能闯进来的路人吧,现在Jazz需要他。“他们只是在做分内的工作而已。”

 

“我懂的,Prowler。可,这还是怪郁闷的。”

 

Prowl收了收手臂,然后放开了他。“你接受过应对拷问的训练,老天,甚至汽车人军队里有一半的人还是接受了你的反审讯训练。这对你来说不算什么。”

 

破坏者扯出一抹坏笑。“那是当然。我还可以给他们指点指点呢。”

 

面对这样的指点,警察们只会像元老院最后的成员接到霸天虎的最后通牒时那样“欣然接受”的。Prowl的门翼抖了抖,被这想法逗乐了,他说,“也许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我相信他们会……受益匪浅的。”

 

“全听你的。”Jazz环视了一圈空空的房间,皱起了脸。“咱们快走吧,好吗?我在这楼里呆的实在太久了,这之前我还想跟你好好度个良宵呢。”

 

这个主意……听起来出奇的棒。“我同意,”帕拉克萨斯人回答道。他打开大门,两人走了出去。

 

顿时僵住了。等在他们面前的是潮水般的记者,一个个迫不及待,嚎叫着各种各样的问题。闪光灯频频亮起,说明他们拍了不少的照片。

 

Jazz没受什么影响,反倒是Prowl,他差点向后跌倒。这场景对帕拉克萨斯人简直是一场噩梦,其实对Jazz也是同样。如果这些照片流入新闻频道,任何隐私都留不住了。然而一切都晚了。一些记者已经在上传图片了。

 

“我猜咱们早该料到了,”Jazz缓缓道。这之前他还以为这一天不会更糟了呢。“拜托了,先生们,”他最后喊道。“一次一个问题!”

 

问题接连不断。他们出于原则不回答任何私人问题,同时还有工作方面的问题,所以记者们很失望地只能将提问局限在凶杀案方面。不过在问到“Prowl,你觉得Jazz是凶手吗?”这种问题时,记者们还是能感到充分的愉悦。

 

之后,他们总算挤出了记者的包围,逃上了公路,Prowl用内部通讯接通Jazz。

 

“用不上两个小时,这条消息就会遍布塞伯坦的大街小巷的,”他阴沉地说道。“就连霸天虎那边都会放映。”

 

“特别是虎子那边,”Jazz答道,声音里惯有的快活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旦大众提起了兴趣,咱们就要面对截然不同的游戏了。有些人会为了把我关进去,完全不在乎凶手到底是谁。”

 

“还有为了息事宁人。”

 

“没错,还有这个。”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只是一言不发地并肩前行,然后破坏者静静地开口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在我身边,对吗?”

 

“直到永远,”Prowl郑重地起誓。

 

第二天早上,当两人一同驶向工作地点,人们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这是今年最有意思的故事,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比别人知道的更多。有些人甚至声称自己是目击者,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谣言和真相已经难解难分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