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旧货市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爵警]Lies and murders(1)

Lies and murders

 

作者:silberstreif
CP:Jazz/Prowl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516586/1/Lies-and-murders


1

 

铁堡重工业区的一个阴暗角落里,一个TF踉踉跄跄地在一条狭窄的小巷内退行着,直到他的后背抵上了尽头的墙壁,他现在无路可逃了。圆睁着惊恐的光学镜,他呆望着逐渐迫近的TF,无法相信眼嵌发生的一切。

 

“求求你,”他乞求道,话语里浸透了绝望。“我什么都没做,我发誓。真的,我什么都没说。”

 

然而,这并未打动对方,那人迫近的脚步丝毫没有放缓。

 

“求求你,饶了我吧!”

 

一步又一步,那TF越来越近。

 

“你是个汽车人!发发慈悲吧,我什么都没做,求你,听我说——”

 

能量匕首闪出一道寒光,紧接着液体从被划开的能量管线内汩汩涌出,说话的人瘫倒在地,机体渐渐变成了灰白色。小巷陷入一片死寂,凶手的引擎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高级护目镜闪耀出白光,杀手扫描着地上的机体,确认对方的死亡,而后他转过身,从容地走开了,甚至毫不在意地一脚踩过死者的手,碾碎了灰暗的装甲。

 

来到小巷尽头,他将能量匕首收回子空间,紧接着变形为流线型的车辆冲上公路,在众多车辆之间化作一条银色的光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巷里的一切又归于沉寂。这时,从头顶上一条早已被遗弃多年的货运通道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呻吟,一个绿色的TF跳了下来,他在惊恐中颤抖着爬到尸体身边。

 

“不,不,不,”他咕哝着,轻柔地碰触着死者的头部。“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

 

“姓名?”Prowl皱着眉,仔细查看着被灯光照得煞白的凶杀现场。

 

可怜的受害者就躺在这条无名巷子的尽头,这里位于铁堡最黑暗的地区之一。通常在片区域发生的谋杀要等很久才会被发现,然而Prowl已经预感到这件案子绝非寻常。

 

“Tumbler,”名为Backbeat的警察回答道,就他通知了Prowl这件事。这之前的案子都是由他们合作处理的,两人之间已经形成了互相尊敬的工作关系。“从帕拉克萨斯覆灭那时起,他就是个忠诚的汽车人了。他的朋友们将他形容为一个友善,且崇尚和平的人。”

 

被害人有一身暗蓝色的涂装,并且点缀着白色的线条。不是很华丽,却需要时间和金钱来打理。显然这个TF很在乎自己的外表。这个事实,令他躺在地上毫无优雅可言的姿势,大张的嘴,还有胸前直穿火种舱的大洞看起来更加怪诞可怖。

 

战术家在尸体旁蹲了下来。

 

单是这致命的伤口就很有意思。因为每一种机体构造,每一条生产线都有略微不同的火种舱位置,更不用说千奇百怪的私人改造和与生俱来的特质。再加上凶手在这一击中同时还割开了死者的主能量管线,让一切看起来更加奇特。这绝不是靠运气。谋杀发生的又快又准。绝非出自外行人之手。凶手至少掌握着这具机体的数据,或者更多。

 

“他很大,也许是工厂制造的,”Prowl推测道,“他现在的工作是什么?”

 

“技术员,”Backbeat答道,“他负责维修铁堡的能量转炉。”

 

不算很难的工作,但也不是很低级。是很普通的一份职业。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太普通了,那么他怎么会死在这样一个巷子里?Prowl站起身来。“找到关于他生产线的信息了吗?”

 

要想找到一具机体出自哪里并非易事。人们通常会改变自己涂装颜色,改进装甲,改装传感设备,改到他们几乎看不出原型。Prowl一直保持着最初的黑白配色。这样的颜色很简明,严肃,且平淡无奇。他希望自己能够轻易融入人群中去。

 

“已经派人去查了,不过我对这方面的调查不抱太大的期望。”Backbeat皱着眉。“凶手知道精确的攻击位置,使得受害者尽快死去。”

 

“并且毫无痛苦。”这点也极不寻常。“找到他被一个霸天虎刺客暗杀的可能原因了么?”

 

Backbeat退缩了一下。“这就是我呼叫您的原因……长官。”

 

“长官”这个词令Prowl眉峰一皱。原则上来说,这是对上级正确的称谓,然而Backbeat和他早就已经不在意这种小节了。“怎么?”

 

“有一个目击者,”Backbeat道,他直直看进Prowl的光学镜。“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凶手是一名汽车人。”

 

Prowl脸上震惊的表情一定很明显,因为警察见状便叹了一口气。“这么说,这并不是一次有令可循的处决?”

 

Prowl望向尸体。“不,据我所知并非如此。”作为汽车人的第二指挥官,如果有这样的命令,那他肯定知道。即便是当前,两派签署了和平协议的时期,他也会收到通知。是汽车人干的?这事不妙。

 

Backbeat看起来对现在的形势更加忧虑了。他调整了一下站立的姿势,继续道:“目击者向我们提供了凶手的外貌描述,还构建了一幅凶手的画像。”

 

“很有帮助,”Prowl应道。“凶手的样子有没有特别的地方,某些可以让我在数据库中搜索的特征?”

 

“有一些。”警察犹豫了一下,接着他将一块数据板递给了第二指挥官。“有几个人符合描述,但是……只有一个拥有凶手的技术,并且很有名。”

 

当Prowl看到图片的时候,他僵住了。

 

“当然,我相信这肯定不是他干的……”Backbeat紧张地补充道,没勇气直面Prowl。“我是说,他也许会,但是他是名汽车人官员,我们不会单凭一份目击报告便认定是他做的……再说他也不会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干这种事,对吧?”

 

Prowl仍旧盯着他朋友,同时也是他的秘密火种恋人的图像,Jazz的图像。优雅的银色机体,亮白的护目镜,专业的手段。这一切都很符合。太符合了。但这不会是他干的。他关闭光学镜,呼出一口气,然后重新看向图片。

 

“不,不是他,”Prowl冷静道。

 

“你确定?”

 

“是的。他昨晚跟我在一起。”

 

而Prowl的目光挑战着Backbeat胆敢有任何异议,然而对方非但没有异议,反倒放松了下来。“哦,那可真太好了,Prowl。真的。这件案子可不需要再加一条政治丑闻的名头了。”

 

战术家点头,将图片还了回去。“我明白你的部门为了找出凶手而受到的压力。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凶手绝不是Jazz。”

 

“好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三个匹配者么?更不用提还有霸天虎呢。”

 

“没错。”门翼高高耸立在背后,Prowl看向脚边Tumbler的尸体。“别担心,我们会一起找出幕后真凶的。”

 

——————————————————————————

 

Prowl犹豫了片刻,才打开了自己公寓的门。Jazz有可能在里面……然而他还是毅然输入密码,确认,走了进去。他很喜欢自己在铁堡的公寓。这里位于一座新建的大楼里,没人能注意到这便是汽车人第二指挥官的住所。这里和所有的公寓一样普普通通,只是城市众多建筑中的一个。当然,他可以将保安等级提高到闻所未闻的水准,也不忘在地下入口加强警备令他可以来去无踪,然而抛开这一切……他只是一个名为“Drifter”的普通租客而已。这是Jazz的坏点子,毕竟这个名字与“Prowler”意思差不多。好在除了Jazz,所有人都认真对待Prowl关于这个绰号的警告,要是有谁敢用这个名字叫他,就等着被送到威震天那里清扫十年的澡堂吧。

 

“Jazz?”他唤了一声,四下里巡视了一圈。没有人回答,公寓看起来是空的。Jazz曾经抱怨过Prowl总是把自己的家搞得了无生趣。但这不是战术家能控制得了的,他通常没有多少私人物品,为数不多的所有物也大部分在漫长的战火中损毁殆尽了。

 

“Jazz,我有话跟你说。”

 

还是没有回应。这一次,Prowl并没抱什么期待,他索性去洗了个澡,然后热了今天第二杯能量,他坐在沙发上,一边读着不错的小说,一边等候着。他并不需要等候太久。公寓的房门被打开,一个戴着迷人的白色护目镜的银色TF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微笑。

 

“Prowler!你邀请我过来真是太好了!”

 

Prowl将数据板放在一边。“你在我房子里安装了窃听器。”

 

扯出一抹坏笑,Jazz大大咧咧地挨着Prowl坐在了沙发上。“哦,拜托,好像你多惊讶似的。”

 

Prowl试着摆出一副谴责的表情,然而破坏者却好像根本没做错任何事一样。

 

“你假正经的时候真可爱。”Jazz笑着,吻上了他。“可惜啊,你可骗不过我。”

 

Prowl回应着对方的亲吻,然后他停了下来,对上好友的光学镜。“我可不是装,我本来就是个正经的好人。是你在让我堕落。”

 

“我吗?”

 

“就是。”

 

“一点点堕落衬得你美极了。”Jazz又一次吻上了他。“好了,Prowler。你说你有事跟我说?”

 

突然间,一切戏谑的情绪都从帕拉克萨斯人身上消失了,他严肃的点了点头。“警察发现了一具尸体。并且有目击证人。”

 

Jazz纹丝不动,没有暴露出任何想法。“然后呢?谁干的?”

 

“我们还不知道,但是目击者给出了凶手的外貌描述。这描述跟你十分接近。”

 

这时,Jazz的光学镜才闪耀起来。“我?你有图片之类的吗?”

 

“有,我下载了。”Prowl在彼此间打开了一幅全息影像。“是你,对吗?”

 

“唔……不管怎样,看起来确实是我。”破坏者转动着图像。“还有别的信息吗?”

 

Prowl将最重要的数据告诉了他:凶杀的时间,地点,伤口的样子,最后说,“在铁堡,还有另外三个汽车人符合描述。他们正在接受调查和询问。”

 

“是吗?”Jazz向后靠在了沙发上,明显不快。“那什么时候轮到我?”

 

“不会的。”Prowl移开视线,叹了口气。“我替你担保了。”

 

这时,Jazz猛地直起身来,暴露出了自从讨论开始后的第一抹真实情绪。“什么!”

 

“我告诉他们在谋杀发生的时候,你跟我在一起。”

 

“可是——”

 

“昨晚你确实跟我在一起,”Prowl道,语气略显强硬。

 

“可我后来离开了。”Jazz犹豫地说,然后将一只手附上了Prowl的门翼。“你撒谎了,我的朋友。”

 

“是的。”

 

“你说谎,甚至不能肯定我到底是不是凶手……”Jazz大笑起来,可声音听起来却更像是哽咽。“你知道我曾经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杀过汽车人。你明明知道!”

 

“是的。”Prowl的门翼随着对方的每一个字微微耸下。

 

“可你还是……”

 

“是的。”他看向他的好友,他的情人,甚至是在黑暗时期中他的一切。“我还能怎么办,Jazz?没有不在场证明,你的样子,你的技术……全塞星也许不到三十个人有这样的技术……”

 

“Prowl……”悲伤令这简短的名字变成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我不能让你被关进监狱,或者更糟。在你问之前,我告诉你,我不在乎你到底是不是凶手。我们会找出真凶的。还有……”Prowl深深喘息着。“还有我信任你,Jazz。我相信,如果你不得不在一个黑巷里处决一名汽车人,那你一定有你的理由。充分的理由。”

 

有那么一会儿,这小小的公寓里只剩下沉默,接着,Jazz拥住了Prowl,仿佛他是黑暗世界里唯一的救星。帕拉克萨斯人将手臂环上相对较小的TF,对方颤抖着,引擎的声音越来越不协调。

 

“Jazz……你在哭吗?”

 

“没有。”然而他颤抖的声音去揭穿了他的谎言。“我配不上你。”

 

“不,你配。”恰恰相反,Prowl觉得自己才配不上这样一个能在最暗无天日的时光里给他带来微笑的完美存在。

 

Jazz什么都没说,头一次的,让自己静静地被拥抱。时间在他们周围流动,门外,遥远的地方,警察正四处缉凶,而这里,此时,世界依旧美好。

 

“Prowl?”Jazz过了很久才出声,他抬起头,望向火种情人那平静的面容。这个人,只为保护自己免受怀疑,而将工作与生活置于危险的境地。“有件事,我好久之前就想问你……”

 

——————————————————

 

自从和平协议签订以来,汽车人的月度会议便成了一种无聊的,纯理论性的事务。汽车人管辖区绝大多数都恢复到了民*主*政*治,由投票选出的官员来管理。汽车人军*队维持自*治,警备和训练的计划几乎一成不变,为随时可能再度爆发的战争做准备。然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高级官员的会议都将是平淡无聊的时间,不少官员甚至用来再充电,或者为自己不能出席找到越来越具创意性的借口。令人惊讶的是,到目前为止,这项纪录的保持着居然是Percetor,他曾声称自己缺席的原因是:无法中断在音速峡谷进行的关于催眠曲的实验,生怕普神因此醒来……

 

这次也没什么不同。有一半的官员懒得找借口,或者缺乏足够的创意寻找好的借口,他们只能来参加,坐在椅子上要么陷入半充电,要么嬉闹,要么闲谈。Optimus刚刚结束了本月关于参议院的行动和立法的总结,他走下台,来到Prowl和Jazz身边,脸上挂着那种当他陷入压力或恼怒时才有的痛苦表情。

 

“我知道他们很无聊,”他说道,一屁股坐在了Prowl旁边的位置上。“可他们就不能至少讲点礼貌吗?”

 

“显然不能。”Prowl拿起数据板,站起身来。现在轮到他来为汽车人高层官员做关于治安,补给和维修的汇报了。

 

“啊,你不得不承认,Prime,这可绝对算不上什么高级的娱乐方式,”Jazz耸了耸肩。“不过乐观点儿,Prowl的报告会把他们唤醒的。”

 

Optimus看向正朝着会议室正中走去的帕拉克萨斯人。“Prowl的报告?你确定?通常来说他的报告可有点……”

 

“无聊?枯燥?充斥着无关的数据?保持清醒的不可能任务?”

 

Prime暗暗笑道。“全都有?”

 

“啊,你知道,Prowl并不是故意的,”Jazz看向已经开始了汇报的Prowl,到目前为止战术家的发言尚且没什么需要铭记的关键。“当他发现新的数据和可能性的时候,只是有点兴奋而已。”

 

“我明白。”Optimus笑着,放松下来。“不过咱们应该停止交头接耳了,这种榜样可不好。”

 

Jazz转过头,看了看其他官员。“虽然不想扫你的兴,Op,不过会议室全军覆没了。”

 

“什么?”Optimus转头望去,只见大多数汽车人已经目光呆滞地跟普神下棋去了。“但愿你是对的,Prowl待会儿能把他们的神儿唤回来。你在他报告里做手脚了?”

 

“我?才不……你居然这么看待你的第三指挥官么……”

 

Prime嗤笑一声。“我很清楚该怎么看待你。”

 

这之后,两人开始静静地听Prowl的报告,战术家极其详尽地描述着商业区的能量供销系统,看样子他没能得到足够的证据证明某些商店正违法私贩能量,同时他论述了这种行为会对官方的能量供销带来多么“重大”的冲击。作为例证,他列举出最近频发的劣质能量案件,这些事件很可能是由于在能量中随意掺杂违禁物质而造成的。

 

接着,他转到了治安方面,毫无预警地将凶杀现场的死者照片投射到会议室的整面墙上。仿佛有三个普神叠起来那么高,可怕的细节尽数展现在众人面前,大得令人无法忽视。沾满了脏兮兮能量液的空洞火种舱,就在Prowl头顶的墙壁上展示着。

 

房间里的交谈声骤然熄灭,所有的汽车人都盯住了眼前可怕的影像,过了一会儿,议论重新开始,只是这一次声音更大,更激烈了。

 

“我承认,这确实叫醒了大多数人……”Prime低声道。不过令人吃惊的是,Jazz并没有接茬,而是反常地一脸严肃地盯着Prowl。

 

“安静!”Prowl指着身后的图片。“他叫Tumbler,昨天他遭到一名职业杀手的谋杀。现场有一名目击者称凶手是一名汽车人。”

 

会场响起的喧嚷着实令人印象深刻。很多官员大呼“不可能”。

 

“请安静,”Prowl皱紧眉道。“更令人忧芯的是,目击者给出的凶手描述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下一秒,图片切换成了——Jazz。这一次,会场陷入了一片死寂。每一双光学镜都看向了静静坐在Prime身边的Jazz本人。“好在,Jazz有不在场证明,由我担保。但我们仍旧需要提高警惕。这样一个抱有不明企图的TF,可以轻易利用他与我们的第三指挥官相似的外貌,接近,并取得我们的信任。因此,如果你们中有人看到和Jazz长相相似,并且行为可疑的TF,请及时通知警察,或者我本人。”

 

“如果那就是Jazz本人怎么办?!”某处传来一声高喊。

 

“我们还在调查,”Prowl答道,“Jazz已经同意将他的行踪向显像一号汇报。你们可以随时查询,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Jazz。”大厅再次陷入寂静。“还有问题吗?”

 

这次是Prime发问:“这件案子还有其他线索吗,Prowl?”

 

“有一些,”战术家回答道。“死者的生产线并不寻常,武器也很特殊,不太容易获取。而且我们还在分析街道监视器留下的数据,然而……凶手极有可能还是个出色的骇客,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能从监视器中提取任何影像。”

 

接下来还有一些提问,不过都是些琐碎,没有实际意义的问题。Prime转向身边一声不吭的破坏者。“你都知道了,”他说。

 

“当然,Prime。”Jazz靠向椅背。“Prowl从犯罪现场回来之后就跟我说了。”

 

Prime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觉得这会不会是霸天虎干的?”

 

“不无可能,”Jazz叹了口气。“不过Prowl还没公开的是,我们恐怕这也有可能是千面客(注)干的。如果是真的,那可是天下大乱。”

 

Optimus的光学镜在惊讶中闪耀。“千面客?可以变化成其他人模样的TF?我以为他们只是传说。”

 

“不,他们确实存在,”Jazz耸了耸肩。“只是很罕见,毕竟他们需要巨量的能量来支撑运转。我以前在海拉斯见过一位。是个不错的家伙,就是有点……疯疯癫癫的。”

 

“明白了……”Optimus看向Prowl,战术家还在继续他无穷无尽的报告。“那你现在怎么办?”

 

Jazz冷冷一笑。“当然是把那家伙找出来,请他入住豪华牢房。期限一亿年。”

 

——————————————————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每一场调查的结果都陷入了死胡同。就好像凶手凭空出现在那条巷子里,杀死了Tumbler,然后又消失不见了。四天过去了,依旧毫无成果,直到Tumbler被杀后的第六天,Prowl接到了Backbeat的呼叫。

 

“长官?我们又发现了一具尸体。伤口跟第一件案子相同。您能来一下吗?”

 

于是他去了。这具尸体是在一座桥下被发现的,离案发已经过去了两天。没有目击者,什么都没有,只有相同的作案手法。胸前极深的伤口,切断的能量管线,空荡荡的火种舱。

 

Prowl围绕死者尸体走着,寻找新的蛛丝马迹,他的芯底浮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死者名叫Hosepipe,”站在不远处的Backbeat注视着第二指挥官,说道。“他经营着一家光亮涂料之类的小店。没有政*治派别,如果追溯起来的话,他一直是汽车人的拥护者。没有仇人,没有债务,到目前为止是这样。”警察从数据板上抬起头。“坦白地说,Prowl,没人有理由谋杀他。”

 

“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Prowl道。“秘密呢?他会不会藏着什么秘密?”

 

“也许,不过就算有,我们也还没发现……”警察无奈地耸了耸肩。

 

“说不定他有情人,可以给我提供更多的线索?”

 

Backbeat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火种融合了。”他静静道。“过得很幸福。”

 

火种融合。Prowl望向脚边那具毫无生气的灰白尸体。这件案子成了双重谋杀。他的火种感觉更加沉重了。“我会为他们安排熔解仪式的。他们至少也该得到这样的礼遇。”

 

在他们的社会中,火种融合是很罕见的一件事,即便理论上来讲,每个TF都有融合的能力,然而去融合,去将你最真实的自我,最深层的秘密,以及最隐晦的情感暴露出来,绝非易事。再加上,火种融合是无法逆转的,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打破它,如果融合之后你发现对方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或者在漫长的时间里,对方变了,你也没有后悔药可吃。无法屏蔽,一刻也不能独处,分分秒秒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就连死亡都无法把两者分开。因此,火种伴侣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和艳羡,毕竟每个人都渴望这样的爱情,却鲜少有人能够寻得真正值得自己挚爱一生的另一半。这样的爱,深沉且无私,宁愿追随伴侣而去也不愿独活,彼此交换最真实的芯……

 

“是个好主意……”Backbeat看着受害者,而后又看向汽车人的第二指挥官。“Prowl,你知道我真的不想说,可是他们开始要求同样调查Jazz了。现在其他的线索都断了,而受害人又增加了两名……如果不调查Jazz,大众会起疑的。”

 

“我明白。我同意调查。”Prowl关闭了光学镜。“再没有新的线索了?”

 

Backbeat犹豫着回答。“没什么了。法医之前来过,他说这次的伤口来自相同的武器,不过武器的能量却与第一次有所不同,这次更高一些。”

 

Prowl皱眉。“这什么都说明不了。”

 

两人都芯知肚明。导致能量偏高的原因不下上百种。凶手有可能是随意为之,也有可能死者的装甲在昏暗中看起来更厚,于是凶手提高了匕首的能量,全都有可能。

 

“Prowl……”Backbeat收起了数据板,来到战术家身边。他不愿对这样一个在事业上值得尊敬,在生活中值得友情的人做这种事。然而一切都是必要的。抓住凶手是他们的本职。“关于Jazz,我有些问题需要问你。据说你们是朋友,而你又作为他的上级……”

 

Prowl的门翼下垂了片刻,然后他重新掌控住了自己的情绪。“当然。请带路吧,Backbeat。”

 

在Backbeat的引领下,两人来到一间小餐馆,自从Backbeat很久之前发现了这个地方,他就经常造访。这里是为数不多的一家尚且没有任何劣质能量传闻的餐饮店。他真希望这只是一次轻松的好友聚会,然而现实却很残酷,于是在两人坐下来点了一杯能量之后,他不得不开口问道:“你和Jazz,你们不只是普通的工作关系,而且还是朋友,对吗?”

 

“是的。”Prowl啜饮了一小口能量。

 

“是好朋友?”

 

第二指挥官踌躇了片刻,接着回答道,“最好的朋友。”

 

Backbeat芯中一惊。他能感觉到这句回答的背后隐藏着深厚的情谊。如果Prowl不能十足地确信Jazz对自己也有相同的认知,他是不会这样回答的。很有意思。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这也许不是必要的问题,不过这能让他对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一个确切的认识。

 

“我们相识于战争初期的璇玑湖城。”Prowl浅浅一笑。“璇玑湖城当时早已不受元老院的控制了,然而碍于形象,他们不得不接受元老院一年一度的代表团访问。那时我是代表团中的年轻一员,只是个小小的秘书,而Jazz那时还是个音乐家。”和走私贩,战术家在芯底补充道。“在璇玑湖城的统治者为迎接代表团而举行的一场音乐会上,我们认识了。”

 

“这么说,你们真是从好久之前就认识的。”这比Backbeat想象的长得多。“作为他的上级,同时又是最好的朋友,你大概对他的能力再了解不过了。他有以那样的方式杀死一个TF的技术吗?并且入侵监控系统,抹去自己的一切图像?”

 

“是的。”

 

简洁扼要。这也是Backbeat欣赏Prowl的一点。然而,他虽然早已料到这样的答案,但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冷战。“那么他从精神上也能……?”

 

“是的。”Prowl又啜了一口能量。“而且在你问之前,我可以告诉你,在战争时期他已经这样做过了。这是他的工作。”即便从Prowl的语气里透露出些许忧伤,Backbeat也没做评论。

 

“只有在接到命令的情况下?”

 

“不,”第二指挥官缓缓道。“作为第三指挥官,他有权在特殊环境下做出自己的决断。在同样的情况下,我也会那么做。”

 

在现今的形势下做出这样的坦述,无疑是出自巨大的信任。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第二指挥官,仿佛这样的讨论对他毫无影响,Backbeat思索着曾经有多少人死在他们手下……他迅速压下这个想法,毕竟战争意味着截然不同的规则,他接着问,“Prowl,你之前说过,在第一场谋杀发生的时候Jazz跟你在一起。你现在仍旧坚持吗?”

 

“当然。”毫不迟疑的回答。

 

“那这次谋杀发生的时候呢?”

 

Prowl叹了口气,望向街道,避开警察的目光。“他并未跟我在一起。据我所知,当时他独自呆在他的公寓里。”

 

没有不在场证明。“据你所知?你是说显像一号的记录,对吗?”警察当然已经接到实施这一保安措施的通知了。当时他们很满意。

 

Prowl点了点头,Backbeat浏览着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信息。结果令他开芯不起来。“你承认Jazz有能力入侵街道监视器。那么他能否黑入显像一号呢?”

 

很长一段时间对方都没有作答。接着,Prowl的门翼抖动了一下,然后又垂了下来,就仿佛它们也拿不定主意。最终,帕拉克萨斯人抬起头看向他,Backbeat无法分辨出Prowl光学镜里埋藏着的陌生情绪是什么。

 

“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做,Backbeat。他是汽车人军队的第三指挥官,他有权利访问所有的系统。”

 

一幅糟糕的图景展现在Backbeat眼前。要不是他有一个不在场证明,那Jazz的嫌疑就太大了。当然他还有良好的名声。然而公正的好警察是绝不会为名和利所动摇的。

 

“Prowl,你觉得是Jazz杀死了Hosepipe和他的火伴的吗?”

 

“不。”Prowl盯着手中没动多少的能量块。“我确信不是他干的。”他站起身来。“还有其他问题吗?”

 

“呃,没有了。”Backbeat犹豫着同样站了起来。“谢谢你花时间回答我的问题。你肯定还有很多事要忙。”他踌躇了片刻,然后一手附上Prowl的上臂。“别担心,如果Jazz是清白的,我会尽全力证明的。”

 

Prowl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一个温柔,近乎羞涩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这一丝脆弱令Backbeat忘记了呼吸。“谢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