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旧货市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红感]Until the Dream Ends(15)上

Until the Dream Ends

  作者:amidoh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3940782/1/bUntil_b_the_bDream_b_bEnds_b

  CP:Starscream/Perceptor

 

  第十五章(上)

 

 

把红蜘蛛交给他的碟片小心翼翼地握在手中,感知器的目光在空白的显示器和手中的碟片之间来回游移,犹豫着是否该读取其中的内容,抑或是干脆销毁它,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这样说不定更明智些。

从科考队遭遇的毁灭性袭击中恢复过来实在是万般艰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红蜘蛛的氖射线将他的通讯设备烧短路了,以至于他无法向方舟号求援。他花了一段时间才摆脱掉氖射线给他造成的僵直和麻痹,现在他是小队中唯一还能动的TF了。

解开锁定状态之后,感知器先把巨浪从沙坑中挖了出来,然而收效甚微。小个子的地质学家简直一团糟,从他胸口冒着烟的大洞看来,无线电设备还完好无损的可能性不大。昏迷不醒的巨浪需要治疗,可感知器除了把他断掉的线路重新接好之外什么也做不了。毕竟他没料想到一次简单的地质勘探还需要带上手术工具。

感谢普神,浪花的状况相对来说好一些,至少他的系统没有遭受沙子的侵袭。负伤并没熄灭他对霸天虎的愤怒,浪花重新上线后立刻联系了方舟,向擎天柱请求了援助。在感知器帮他包扎好主要的伤口之后,海战专家很快便将漂在水里的滑翔机拖上了岸,以防海水进一步腐蚀飞行者伤口中暴露出来的内部线路。

救援来得很快,大家一瘸一拐地回到了方舟。救护车负责治疗滑翔机和巨浪,而千斤顶和滑车负责修理伤势较轻的浪花。

手头上有了工具,感知器说他自己也能修好无线电,让大家放心,再说,除去挨了一枪氖射线,他没有遭受任何其他的伤害。这是事实。

就这样,他再次独自一人,可以检查红蜘蛛交给他的物件了。

看上去那就是一片普通的数据磁盘,就是那种偶尔用来备份日常无关紧要的琐碎信息的不加密磁盘。由于安全性太差,战争中这种磁盘越来越少被使用。除此之外,那碟片没有任何异常之处。然而他善于分析的头脑却被充斥在CPU里的怀疑打乱了思绪,无法做出判断。

红蜘蛛跟霸天虎在一起。红蜘蛛跟霸天虎在一起了。

也许事实并不是看上去那样——说不定他只是被宽恕了,重新被威震天招募,也许他们终于开始器重他,认识到了他的价值,取消了死亡判决。也许……不,这太乐观,太不现实了。威震天绝不是善于饶恕的类型。

被霸天虎驱逐追杀,都是谎言,对吧?

谎称脱离了霸天虎,于是他其实……是个间谍。他还说了什么谎?所有那些感觉,那些话语也都是欺骗吗?山顶那次呢?还有那个吻……?

不,没用的,事后猜测红蜘蛛的举动毫无意义。霸天虎的空军指挥官完全是个谜,推测他的动机这种事,就算是感知器这样聪明的TF都无法轻易办到。再说,就算红蜘蛛说的全都是谎言,可威震天没有理由派他的副官去勾引一名汽车人啊,那就是说,红蜘蛛这么做完全是出于他自身的……乐趣?成就感?

不,停下,别这样想下去。赶紧,赶紧,快找点什么分分神……

那么关于这张碟片呢?更多的谎言?如果红蜘蛛无法信任,那他还应该看上面的内容吗?

嗯,也许应该看看。除非是威震天的授命,不然红蜘蛛极有可能是冒着被当做叛徒的风险而没有杀他,毕竟当时他的seeker小队已经重创了感知器所在的科考队。那么红蜘蛛一定是真芯想要感知器获取碟片上的信息。

带着忧虑,感知器将碟片插入了电脑主机,他凝视着空白的显示屏等待数据完全下载。接着,一种杂乱无章的波浪图形出现在显示器的示波界面上。

脑电波印记?

显微镜连忙接入破解程序,将波浪图形转录成音频数据,紧接着,一段声音平静地从主机两边的扬声器中传了出来。

“今天晚上,来白天战斗过的地方见我。自己来。别告诉其他人。”

红蜘蛛的声音,同时掺杂着命令和恳求的语气,从扬声器中飘了出来。简单明白,就这几句话——剩下的都是空白。

请求私会?这肯定是个陷阱。他绝对不能去。白天的袭击恰好在方舟的外围警戒区域之外,也就是说他将毫无防备。他一旦赴约,红蜘蛛很可能组织一伙霸天虎谋杀,或者绑架他。

然而转念一想,这完全没道理。他并没掌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再说很久以前威震天就已经拷问过他了。如果他们真的想要他死,也有的是机会——既然白天落在红蜘蛛手里的时候霸天虎没有杀他,那红蜘蛛又何苦再组织一场午夜谋杀呢?这样看来,这场会面虽然诡异,却也合乎道理。

搞什么——

不,他不可能赴约!

红蜘蛛还想见他做什么?除非救护车的记忆封锁失败了,或者被飞行者强大的精神力量击溃了,不然红蜘蛛应该忘了他们两个之间发生的一切才对。他也就没理由叫科学家出来私会。他关于身处方舟的记忆,应该仅局限在被感知器修理完醒过来之后,再说,从他被抹去记忆后对感知器冷淡的态度来看,能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记忆芯片的格式化成功了。

这完全无法解释,他到底该不该去呢?

一部分的感知器想要去。他想去,真的想去。他想念红蜘蛛的程度,比起他对自己承认的多得多,而且能够再一次跟他的霸天虎朋友交谈,单是这想法就充满了诱惑力。可是红蜘蛛是个霸天虎,是个骗子,而且心怀叵测。

这太危险了。

也许不一定?他差点忘了一件事。无论红蜘蛛到底想干什么,他还有一个能够自保的杀手锏。

感知器还没有把之前作为安全措施而安装在霸天虎体内的炸弹拆除,不是么?精神恍惚的科学家完全忘了那东西的存在,之前的激动经历,还有红蜘蛛被抹去记忆所带来的悲伤,让他顾不上这个。

所以,现在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炸弹小巧却极具威力,被小心地安插在红蜘蛛的机体内,就隐藏在他左侧腰腹的装甲之下。seeker绝对想不到去检查那里,也就是说那炸弹肯定还在原位。

只要红蜘蛛有什么……小动作,哦,感知器就可以用炸弹来保障自己的安全——虽然夺走一条有感知生命的想法令他恶心。

可是去见一个霸天虎?独自?不告诉任何人?这违反了众多的安全条例,多到能把自己弄进监狱了。他可能因此被送上军事法庭。这事从各方面来看都是一种通敌行为。太疯狂了。绝对不可以。完全不值得。

他不会去的。不会去见那个叛徒中的叛徒,黑手中的黑手,那个无情的霸天虎魔鬼。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