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旧货市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红感]Until the Dream Ends(5)

Until the Dream Ends

作者:amidoh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3940782/1/bUntil_b_the_bDream_b_bEnds_b

CP:Starscream/Perceptor

第五章

  大战在即。今天将是一个战斗日,空气中弥漫着恶战的味道,大地似乎也在颤抖,就连太阳也仿佛怯于现身,隐匿在浓密的云层之后。
  每一位汽车人都能从内部线路里感觉到这种压力。自从几天前感知器承认霸天虎已经得知了核电站的存在,一场大战就在所难免,而久经沙场的战士们都能预感到,大战就在今天。
  不需要言语。就在千斤顶收到显像一号的空中监视截获的霸天虎信号那一刻,驻扎在临时基地的战士们立即进入了备战状态。枪械上油,整装待发。装甲被打磨加固。救护车为即将上战场的人进行最后的线路检查,作为临时基地里唯一能提供医学帮助的TF,感知器在一旁静静地协助。
  显微镜很乐于提供帮助,任何能让他分心的事物他都欣然接受,他正从之前的拷问中慢慢的恢复着,然而痛苦的记忆仍旧没有从他的记忆库中离去。表面的伤痕可以恢复得不留一丝痕迹,然而阵痛依旧在,特别是他的肩膀。那次过后,他就再也没有平静的充过电,时常在充电舱中尖叫着惊醒,手指颤抖地抓挠着舱盖,然后慢慢地意识到那只不过是自己的充电床,而非红蜘蛛的胸口,自己是安全的,不再处于敌人的魔爪之中。还好,同伴们终究不再轻手轻脚地对待他了,他也终于有勇气再次直视他们,然而他仍旧喜欢忙碌,至少这样他和他那过于活跃的想象力就没机会胡思乱想了。
  警车迅速地制定出一个作战计划。
  “显像一号知道威震天都带了些什么人吗?”战术家对着屏幕上闪动着的千斤顶问道,同时在手里的数据板上神经质地划着字,而擎天柱,爵士和铁皮则紧盯着他。擎天柱将制定战术的任务交给警车,因为他的分析策划能力无人能及。
  “当然,”工程师答道。他停下来看了看其中一个人类拿给他的东西——那人是斯巴克布拉吗?“嗯……他把六个seeker全带上了,还有闪电,声波,以及他的磁带军团。”
  “就这些?”铁皮有些惊讶,千斤顶点了点头。
  “没错。那也不少了,小心点。”
  “组合金钢他一个都没带?”
  “这次袭击他绝不可能带上组合金刚。”警车冷冰冰地回答道,他湛蓝的光学镜仍旧盯着数据板。“他又不傻。”
  “哈?”铁皮不解。战术家叹了口气摇着头。
  “战场就位于核电站附近,经过改进那里的电量已经增大了数倍。威震天不是傻瓜。大力神,飞天虎和浑天豹过于笨重迟缓,而且也不好控制。如果带他们参战,那么极有可能造成核反应堆熔毁,以这个发电站的电压,如果发生熔毁,足以把我们全部炸上天。威震天确实凶残,但却不想自取灭亡,很显然他认真考虑过这点。看看他都带了些什么样的战士吧,全部都是飞行者,除了声波,而他很有可能是控制威震天地球形态的人选。他们很迅捷,操控完美,作战精确,占据了空中优势。我们只能呆在地面上,局势对我们很不利。”
  “大力金刚怎么样?或者飞行太保?也许我们能召集他们来?”
  “不行,大力金刚过于巨大,而飞行太保太莽撞。我们必须小心应对,争取用数量优势战胜他们。瞄准他们的引擎或翅膀射击,尽量让他们飞不起来——虽然他们在机器人形态下也能飞,但是会慢很多——留意闪电,因为一旦被击落,他就会变成坦克模式。”
  “要不要我派天火过去?”千斤顶问,影像在屏幕上闪动着。警车摇了摇头。
  “不要派他来战斗,他的体积也过大了。让他来,如果有重伤患需要被送回方舟他能帮上忙,你和滑车负责修理。”
  “救护车和感知器怎么了?”工程师好奇地扬起了头,头部两侧的附加物闪烁着亮蓝色。
  “他们的力量有限。”警车耸了一下肩,回答道。“救护车会留在医疗间里修理相对严重的伤者,而感知器会尽量提供战地维修,但是原料和配件都有限。你们的装备更充足。”
  “明白了,我会让滑车随时做好准备。那么机器恐龙怎么样?他们能助你们一臂之力,看起来霸天虎现在掌握着优势。”
  “机器恐龙的大脑机能尚不足以进行估算和预测,”警车直白地说,“而且他们善于无差别破坏。这就好像在炼油厂划火柴,自找麻烦。”
  “……好吧,我想你说得对。”工程师耸了耸一侧的肩膀,为他的恐龙们遭拒绝而有些沮丧。“还需要什么吗?”
  “没有了,谢谢你,千斤顶。”
  “好极了,千斤顶完毕。”
  视频连接中断,屏幕也重回黑暗,警车重新看起了手中的数据板,而后干练地将它放在了一旁。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擎天柱问道,警车转身面向他。
  “没多久了,顶多半个循环。”
  “没时间了……”汽车人首领有些忧虑地沉吟一声,然后看向了他另外两个下属,一一下达了任务。“铁皮,去组织战斗力,确保他们能尽快出击。爵士,通知救护车和感知器他们的职责,帮助感知器搬运他的急救箱。警车,呆在我身边——我们得制定一个行动计划。”
  “这就去办,擎天柱!”保安官和破坏者同时回应道,迅速赶去执行任务。达特森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离去,直到首领看向他,于是两人开始一同制定防御计划。
  
00000
  “在那儿,我看到他们了。”显微镜增加了一级放大倍率,抬高镜头仰角以避免阳光直射。“自东南方接近,距此大约四五十公里。测定速度……缓慢,每分钟7公里,估算达到时间……7分钟。”
  “谢谢你,感知器。”擎天柱沉着地说,科学家变回机器人形态,站在一旁。汽车人首领面向众多跟随他防守核电站的战士们,开始了战前演说。“朋友们,这将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对方占有速度优势,而且掌握着制空权,但是我们人数更多,我们能够用智慧打败他们的武力!以汽车人的名义勇往直前,但是请小心——做英雄和送死之间是有区别的。”
  “你确实该记住这句话。”救护车小声嘟囔着,转身走进掩体,开始准备修理工具。站在附近的感知器和铁皮,猛地埋下头,捂着脸偷笑,身体因憋笑而颤抖。
  “珍惜自己的生命。”擎天柱故意忽略下属的窃笑声,天青色的光学镜重新扫视了一下众位英勇的战士,结束了演说。“汽车人——进入战斗位置!”
  众人匆忙赶赴自己的岗位,俯身寻找掩护,等待仇敌的到来。感知器被包围在视角良好的掩体中,在这里敌人不会轻易发现他的存在,他身边摆满了用以紧急维修的工具,静待着,他望向外面荷枪实弹的战友们。
  铁皮蜷伏在一块岩石后,心不在焉地摆弄着他的激光枪,两边是兰博基尼兄弟。他们附近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上一刻探长还站在那里,此时却蜷伏着擎天柱,手握武器做好了应战的准备。大汉和蓝霹雳隐蔽在后方的掩体入口处,片刻之后飞过山也加入了他们,而在自己附近的是爵士,他正为警车的枪填装酸性炸弹,战术家正密切地监视着天空。接下来是幻影,在意识到自己在战斗中的巨大作用之后,他被擎天柱从方舟调来,因为他拥有最完美的掩护。
  众人安静地等待着。
  三条金属反光撕裂了头顶的天空,红蜘蛛为首,伴随着激光枪的啸响,地面被炮火猛地炸开。一片灼热的碎石贴着他的脸飞过,感知器立刻向掩体深处退缩了一下。
  “第二波来了!”有人喊,分不清是谁,片刻之后第二组seeker呼啸着掠过汽车人的掩护点,引擎的轰鸣仿佛惊雷般划过天空。
  “反击!”擎天柱下令,从掩体中冲出来向着飞过的战机开火,当第一批空战部队重新集结飞回来的时候,他再次隐蔽起来。紧接着传来一种低沉却洪亮的噪音,那是闪电更加庞大的战机形态掠过头顶,三变的到来为红蜘蛛这组seeker提供了些许后援。
  “要么投降,要么去死,汽车人废料!”一个沙哑专横地声音盖过了战场上的混杂声响,威震天和声波到了,跟在后者身边的是激光鸟和圆锯,它们迅速投入了战斗。
  “除非最后一个汽车人也死了,威震天。”擎天柱还击道,举起巨大的粒子炮,瞄准威震天连开三枪。
  威震天展现出了非凡的灵敏,他向后闪去,擎天柱射出的每一枪都被他轻易躲过。霸天虎指挥官得意地笑着,而后变形为强大的地球形态,身体大多数的质量都被压缩为这小小的便携武器。忠心耿耿的声波在半空中接住了他的主人,向着敌人的掩护随意开火。
  虽然被霸天虎的空战部队一直占据着优势,但汽车人却战斗地很勇猛。伤者源源不断,感知器一刻不停地为他们修补轻微的损伤,以便战士们能尽快回到战场。意识到团队协作必不可少,探长稍稍关闭了一下全息摄影,向不远处隐于无形的幻影发射了信号。
  闹翻天发现了暴露出来的探长,他得意一笑,以为对方不小心暴露了位置,于是他加速冲向那无助的士兵。他的速度极快,对方根本无法躲避,这将是他的又一项战绩,又一件光荣的战利品。也许他也该学学红蜘蛛的做法,用敌人的胯骨来做纪念品。
  “给你个惊喜!”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一个炫耀的声音,近得仿佛就在耳边。闹翻天连忙扭向左边,拼命试图躲开突然出现在对面的幻影,后者开了火。太近又太快,根本无从躲避,有一枪正好命中闹翻天的翅膀,猛烈地爆炸令他的翅膀断成两截,导致他不可避免地坠向了地面。在更高的地方,惊天雷正在协助红蜘蛛和闪电戏弄般地攻击大汉,然而看到闹翻天坠机,他迅即脱离了编队,冲过去拯救他下落的僚机,仿佛在他眼里,任何事,哪怕是霸天虎事业都无法同闹翻天的安危相提并论。
  发现大汉陷入困境,飞毛腿从横炮身边冲过去,一枪打在红蜘蛛引擎上,被击中后红蜘蛛失控地晃了两下,多亏他绝佳的飞行技能才免于像闹翻天那样摔得难看。自恋的兰博基尼傲慢又得意的笑着,嘲弄被他击落的敌人,因而在闪电砰然落在他面前时没时间作出反应。那三变金刚流畅地变形为坦克模式,只一炮便将飞毛腿的右半身撕裂出一道可怕的伤口。金黄色的汽车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红色的兄弟便开枪射向坦克的履带,将其射翻在地,为拯救他的兄弟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将倒下的汽车人拖进了感知器的藏身之处。
  “我的涂装……”被击倒的战士无精打采地呻吟道。“我完美无瑕的涂装,全完了……”
  “如果你还有精力担心你的涂装,看来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感知器说,唇角挂着一丝揶揄的笑,然后他转向横炮。“在这儿我修不过来,带他去找救护车。轻点,别摇晃他。”
  科学家又替兄弟俩提供了一会儿掩护,直到飞毛腿被安全地送进临时基地,然后他重新看向眼前那惨烈的战场。
  受伤的TF,呻吟着,抽搐着,遍布山野。其中大部分是霸天虎,因为他们冷酷的首领根本没想过要带上一名医生,汽车人也时不时有人跪倒在地,或是受了重伤被战友拖下战场。在战场的中心,擎天柱仍在试图开枪击倒威震天,后者已经变形为机器人形态,并且隐蔽在一块无法撼动的巨石之后。
  头顶上,红蜘蛛正在降落,轰炸小队的三名成员要么受伤,要么忙着救援,他也没必要继续死撑,擎天柱此时正全神贯注地攻击威震天,疏于防守,于是他沦为了红蜘蛛绝佳的靶子。
  seeker猛地撞上汽车人的首领的底盘,然后变形为机器人形态,与他的死敌缠斗在一起,拼命地想要在防止擎天柱开枪射击的同时,用嵌在手臂上的氖射线击中对方。作为两人中较小的那个,红蜘蛛处于劣势,擎天柱差一点就将他摔倒在地。稳住身形,他争夺着更好的支撑点,握紧蓝色的拳头狠狠地击向眼前红色的装甲,试图砸碎对方的挡风玻璃,以便伸手插进那高大的身体扯出些重要线路来。
  从他那隐蔽的工作区,感知器看着红蜘蛛掠过擎天柱,然而他却无法抓住准确的射击角度,两人位置太远,无法保证射击的精确性,而且他们缠斗得过于紧密,以至于他陷入了投鼠忌器的境地。从眼角的余光里,科学家瞥见了威震天举起融合炮对准了擎天柱,他的脸被一个可怕的狂喜笑容扭曲了。一丝不确定闪过了战地医生的脑海——红蜘蛛正夹在擎天柱和威震天之间,威震天不会对自己的下属开枪……吧?
  当他意识到威震天会这么做的时候,一切已经太迟了。
  在接下来可怕的一瞬间,一切仿佛慢镜头一般传进他的中央处理器。他能听到自己在呼喊,却分不清到底喊了些什么,只知道他冲向了搏斗的两人,虽然根本不知道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融合炮射出的路径烙进了他的光学镜,烙进了他的记忆,它穿透了红蜘蛛的后背,射进了擎天柱的腰,与此同时,一波尖锐的痛楚也在感知器的胸口炸开,但在他拼命奔向倒下首领的过程中并没有在意。
  红蜘蛛的光学镜在震惊中睁大,有那么一瞬,他低头呆呆地看向自己腹部的大洞,然后缓缓地跌跪下来,最终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擎天柱稍微幸运点,融合炮大半的冲击力被他对手的身体接收了,他被炸得向后倒去,跌在几米远的地方,然而却活着。
  战斗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擎天柱被击中的下一秒,感知器便冲到了他身边,科学家并不是唯一一个,几乎半数的战斗人员都目睹了擎天柱倒下的过程,他们立刻围拢过来防止首领受到进一步的伤害,威震天站在那里几乎抑制不住喜悦地看着他两个最大的威胁一同步入毁灭,而反应迅速的铁皮举枪击中了威震天的身侧。放松警惕的霸天虎最高指挥官没来得及躲避,射线击穿了他红色的肋部装甲,内部电路爆出了亮蓝的火花。负伤之后还留在战场上绝非明智之举,特别是在这么多手下身负重伤无人料理的时候,霸天虎首领只有一个选择。再说,他们已经胜利了!擎天柱完蛋了,剩下的敌人以后再说,没必要再浪费兵力了。
  “霸天虎!撤退,重新编队!”飞到了半空中,威震天喊道,他看着那些伤兵残将慢慢撤离战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地面。
  汽车人警惕地盯着霸天虎离开,这时,感知器和蓝霹雳扶起擎天柱,将他搀进了临时基地,极力期盼他的伤并没看上去那么严重。

00000
  “感觉怎么样?”感知器柔声问道,擎天柱刚刚启动光学镜,显得有些迷茫。汽车人的首领试图坐起身来,然而感知器一手按在他胸前阻止了他,科学家接着说。“不,不,别动,救护车正在和天火谈。他要载着你回方舟,在这儿不方便修理你。说实话,你能活下来真是奇迹,炮火离你的维生线路就差一丁点,要是再往右偏那么一小下,你就要回归矩阵了。”
  擎天柱愣愣地盯着他的下属看了一会儿,直到腹部的神经总算反应过来,麻木被一波剧痛冲刷得一干二净。他咬紧牙,终于挤出一个词“……什么?”
  虽然形势严峻,感知器却仍旧抑制不住一声轻笑。“威震天击中了你,不记得了?你现在还活着全靠红蜘蛛替你挡掉了冲击。当我们把你搀进来的时候,你已经进入紧急停滞状态了,我们虽然止住了能量泄漏,但在这儿能做的也仅限于此了。”
  汽车人首领任由科学家按着他重新躺回临时手术台,他有些出神地盯着头顶那橙色的天花板。他的头很痛,而感知器的喋喋不休对缓解毫无帮助。
  “……我停机了多久?”
  “呃,你的内部计时器坏了吗?嗯,我得提醒一下救护车。嗯。啊?哦,你说时间?你停机了大概……嗯,三个循环?顶多差一塞分。”
  “那么久!”擎天柱抬起手揉了揉他的面部装甲,有些失望却又若有所思。“霸天虎呢?”他最后问道,声音平稳。感知器耸了耸肩。
  “铁皮趁威震天不备击中了他,看到你倒下他们就撤退了,警车说他们会重新集结,恢复元气的。他还说,呃,叫你不要担心,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下,你现在要做的只是回方舟休养就好了。”
  如果汽车人首领能露出表情的话,那么他现在大概会为副官的蛮横态度而微笑吧,警车太了解他了,甚至还没等他提出抗议便驳回了他的异见。
  “很好,我算知道我别无选择了。”
  “你有才怪呢!”另一个声音咕哝着,擎天柱探着脖子看见救护车一脸不满地走过来,医官半开玩笑半严肃地长叹一声。“我说了让你别再随便堵枪眼,而你都干了些什么?你被炸翻了天。再一次。”
  “救护车,那不是——”感知器想插嘴,但是首席医官举起一只红色的手打断了他。
  “天火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了,我们越快把擎天柱装载进去,就能越快把他带回方舟,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他还没脱离险境,早着呢。你要留在这儿,对吧,感知器?”
  “是的。”
  “很好。”医官变形为救护车形态,后门伸出一个金属担架。“把他放上来,别晃动他。”
  “你要和他一起回方舟吗?”尽量轻柔地将擎天柱安放到了担架上,感知器随口问了一句。
  “没错,你呆在这儿等我回来,没问题吧?”
  科学家使出全身解数暂时无暇回答,首领巨大的身躯几乎压垮了他的小身板。然而坚持和决心最终取得了胜利,他成功地将汽车人首领完好无损地推进了救护车车厢里。“没问题,我能行。”
  “好极了,我们现在就走。不能再浪费时间。”
  “我还有说‘不’的权利吗?”擎天柱洪亮,欢快,而又稍显无力的声音从救护车车厢内某处传来,医官缓缓地驶向临时基地出口,感知器跟在后面。
  “丝毫没有。”医官立刻应道,一肚子牢骚和不满地朝着出口驶去。汽车人首领和走在身边的温和科学家一同笑了出来。
  之前的阴霾烟消云散,夕阳照在吊车那橙色的杰作上映出一缕温暖的金色,在走出掩体的两位医生身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天火以穿梭机的形态等候在不远处,坡形甲板已经伸展开来,等待救护车和擎天柱的进入。白色的涂装仿佛蒙上了一层金红,他炽红的引擎也在飞行准备中安静地低鸣,在阳光照射下,好似一团灼眼的火焰。
  “下午好,天火。”感知器兴高采烈地和他的科学家朋友打着招呼,懒懒地挥了挥手。
  作为回答,巨大的引擎快速喷射了一下,温和而高大的科学家回应着,声音在救护车驶入甲板斜坡时稍微颤了一下。“下午好,感知器。你也要一起回去吗?”
  “不了,我得留在这儿。我只是来送送你的。”感知器的一只光学镜快速地闪动了一下,这是他从人类斯派克和他的女性伴侣卡莉那里学来的动作。“别管我。”
  “哈哈,听你的。还有其他人要回去吗?”
  “没了,就擎天柱一个。”
  在感知器说话的功夫,天火已经收起了坡道,通风孔排出热气的运作声几乎盖过了引擎的回转声。
  “哦,还有一件事,天火——告诉救护车在修理的时候顺便检查一下擎天柱的计时器,我想它可能停止工作了。”
  “没问题,感知器。”即使天火后来还说了些什么,也被喷射引擎的强烈轰鸣盖住了,巨大的白色飞机离开了地面,以超声速冲向了天空,只留下了一缕橡胶烧灼的气味以及起落架划过停机坪的三道黑色痕迹。扑面而来的热气几乎将感知器吹倒在地,青红相间的科学家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试图站稳身体。
  科学家目送他的朋友离去的身影,直到后者变成天边的一个镀着暗淡金光的小点。感受到近日来前所未有的轻松与惬意,感知器决定向远处走走,散散心。毕竟,他太久没有空闲过了,先是被抓,被救,备战,战斗,接下来还修理了擎天柱……
  简直难以置信,就在两个循环之前,这片僻静的沙漠还在战火纷飞。若不是他亲临战场,他会发誓这一切从未发生过,因为万物似乎都没有变化。只有沙子上零星的几处干涸的能量,还有石头上被射线枪击穿的痕迹作为战斗的证据。
  远处闪烁的一点光亮吸引了感知器的注意,他向着四下里望去,当意识到刚刚看到了什么,他僵在当场,简直不敢相信,然而他知道那个东西千真万确。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