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zhang的旧货市场

入TF坑N年攒下来的一些老料,因为不老歌的老窝已经挂了,所以集体搬迁到这里,也算留个纪念。主要墙头有红蜘蛛,感知器,警车,兰博基尼双子等等,总之是个乱七八糟的停车场。
【弃权声明:这里所有无授权翻译文章皆为自High产物,一切权利属于H社以及原作者。】
【↓文章汇总↓】
http://zhang198722101.lofter.com/post/1ef63f03_104fdf8c

 

[变形金刚同人 红感]Until the Dream Ends(1)

Until the Dream Ends

作者:amidoh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3940782/1/bUntil_b_the_bDream_b_bEnds_b

CP:Starscream/Perceptor

 

第一章(选译)

 

  “感知器!”内向的科学家正在研究碳基生物的新陈代谢功能,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我说你好了没有啊?”

  ————————————我是中略的分割线——————————————
  这里主要描写了感知器很庆幸方舟号掉在了地球上,包括与TF有着很多相似之处的人类也令感知器十分着迷,总之地球上的万事万物都能充分调动起他的研究兴趣。最近,感知器参与了一项人类科学家的核能技术革新,这项技术能够大大提高核能利用率,当然,一旦落入霸天虎手中也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所以出于安全考虑,除了核电站的坐标之外,感知器保守着一切信息,连汽车人都无法获得的信息。为了以防万一,每次感知器离开方舟前去核电站的时候,都会有其他汽车人轮番做他的贴身护卫,今天轮到警车,爵士,铁皮护送感知器,于是故事便开始了。
  ————————————我是懒惰结束的分割线————————————

  “好了好了,完成了。”感知器说道,细芯地捏起那个配件,交给救护车去重新安好。虽然感知器也完全可以胜任这个任务,但毕竟那是医生的专职,没人能比救护车更在行。
  “该走了。”铁皮低声说,变形为汽车模式,与此同时感知器正慢慢悠悠地走出方舟,心不在焉纠缠着双手。在铁皮身边,汽车人的二位副官爵士和警车早已变形为汽车模式,引擎安静的低鸣着。铁皮打开了后车门,出声将感知器的注意力重新吸引回来。“喂,变形坐进来。”
  作为变形为显微镜的TF,感知器时常感到旅行是件麻烦事,因此他很感激铁皮的运送服务。他小心翼翼地栖身于货车的后备箱里,迅速变形为地球形态以免使对方超重。铁皮的车门在他身后闭合,发动机发出一声响亮的轰鸣,四人小队离开方舟坠落的山口,向着洲际公路进发。
  “挪一挪身子,感知器。”铁皮嘟囔了一声,感知器连忙向右边移了一点。透过铁皮的车厢,他能听见警车部署应急预案的声音。
  “——爵士,在感知器出来的时候守护铁皮,感知器——你变形,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我们会掩护你。一旦躲起来千万不要暴露位置。铁皮,你需要多久才能用氮气支援我们?”
  “我猜,大概需要两秒半。”老战士平静的回答道。
  “如果发生紧急情况,立刻向敌人喷射氮气,那样我们可以逃走。”
  “不能只让你们战斗,我也可以派上用场的。”感知器抗议道,然而警车严厉的声音没有留下争辩的余地。
  “我们和你在一起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你不落入敌人手中,感知器,我不希望你陷入险境。”
  “哦,算了吧,警车。”爵士语调轻松地制止了他的同事。坐在铁皮车厢里,感知器仍旧可以很轻易地想象出警车强烈不满的表情,但他明白,战术家不会和爵士争论的。“感知器和我们一样都是汽车人战士,你不能要求他躲在我们身后做个缩头乌龟,那是霸天虎才干的事儿。”
  “我会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的,但是如果情况需要,我会为你们提供掩护。”感知器急切的说,预感到汽车人的第二指挥官马上就会爆发出一长串的纪律演说。
  听到警车发出一声恼怒的闷哼,爵士和铁皮同时陷入了一阵不可自拔的窃笑中,而感知器也禁不住加入了进去。
  “哈哈……哈……唔,嗯,总之,”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两人搞笑的表演,感知器结结巴巴的说,努力使自己的情绪恢复些许的严肃,“我很感激你的关心,警车,但我得说——与其令我掌握的信息落入恶人手中,我宁愿选择去死。”
  意识到他们提倡和平的朋友话语背后的含义,护送小队立刻陷入了死寂。
  “只能盼望不要真的出现那种情况。”警车最后安静的总结道,引来几声闷闷的赞同,三辆车转入了洲际高速,向着目的地加速前进。

00000000

  远在三位汽车人所察觉不到的高空,激光鸟正在他们的头顶追踪。机械野兽的光学镜在扫描地形和计算坐标的同时闪烁着,黑色的头颅转向不同的方向以便更好的测量下面的地形,将其传送给那个最恶名昭彰的霸天虎,名叫威震天。
  银色的暴君一点都不傻。他早就察觉到汽车人最近一反常态的鬼鬼祟祟,于是他放出了激光鸟——安静的飞行间谍,去渗透进敌人的总部,从那台无所不知却疏于防范的计算机——显像一号中攫取所需的情报。史无前例地,他发现从显像一号找到的情报居然远远不够。看起来真正的解答还要靠另一个汽车人,也就是那个名为感知器的天才科学家。
  威震天立刻采取行动,他派出统领霸天虎空军的副官红蜘蛛,组织飞行小队去搜寻并带回感知器。与以往不同,这次红蜘蛛迅速的接受了指派,大概是嗅出了首领声音中的紧迫意味,他立马将手下分成两队。目送他的seeker们离开水下基地,威震天命令他忠实的助手声波放出激光鸟,因为后者体积更小,声音更轻,更不容易被发现。
  派出激光鸟是威震天的一次明智之举;那只机械鹰很快便发现了汽车人小队,并报告给了威震天,将坐标传送给离目标地最近的seeker小队。片刻之后,冲锋,喷气机和挽歌便出现在了激光鸟身边,三人皆成机器人形态,涡轮降低了功率,以防被下面的猎物发现。
  很快,三人中相对机智冲锋充当了指挥,快速的判定此时的形势,向另外两个僚机安静的下达了指令。
  “你确定他在那儿,激光鸟?”他声音嘶哑地悄声道。“我只看见了三个汽车人,却没一个是我们需要的!”
  虽然机械鹰从不说话,一个沉默的点头和光学镜的一次细微闪动却意味着肯定的回答,冲锋转过头重新观察下界形势,很快便明白了过来。
  “他在车厢里?”激光鸟点头。“好吧。喷气机,你知道该怎么做。挽歌,跟着我,我们和喷气机一起攻击。”
  冲锋的两架僚机发出了回应,变形为战斗机形态,进入了预定位置,尽量降低自己的引擎声,毕竟出其不意才是制胜绝招。冲锋最后瞥了一眼激光鸟,同样变形为了F15。
  “激光鸟,待会儿跟我们一起上。盯紧那个科学家,最好能抓住他,要活的。”机器鹰沉默的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静静地跟上冲锋,留在黑白TF的身后,等待时机。
  当喷气机猛的冲撞在铁皮身侧时,汽车人才意识到他们受到了攻击,货车被F15直直的撞到了公路的另一边,整个撞翻了过去,四轮朝天,铁皮发出一声痛哼。
  警车和爵士立刻变形,拿出武器,此时冲锋和挽歌尖啸着俯冲下来,两位汽车人身边的柏油路立刻被激光一路炸开。
  “感知器!”在霸天虎的炮火声中,警车大喊道,一道紫色的激光擦过了他的肩甲,令他在痛楚中皱起了眉。透过余光,他看到机器人形态的感知器匆忙爬出铁皮的车厢,奔向了安全的地方。“铁皮,能变形吗?”
  “恐怕……不能……”
  “爵士,掩护铁皮!”就在另一束紫色激光射向他的腰部时,警车及时向后躲开,瞄准并发射了粒子炮,正好击中了冲过来的挽歌的机翼,后者冒着烟坠向了公路。
  “这就要去呢!”爵士挪到翻倒的铁皮身边,一边零星的向不断纠缠的冲锋和激光鸟射击,一边试图帮他的同伴翻过来。“他可给你顶了个大坑,老家伙,”看到了喷气机的机头在铁皮装甲上撞出的痕迹,他轻快地说道,CPU里充满了刺激因子,感到铁皮此时的状态几乎搞笑,“也许你该考虑退休了?”
  “一个霸天渣还不足以干掉老铁皮。”身经百战的战士懒洋洋地说,仿佛彼此正在方舟里闲聊,而不是身处战火纷飞的沙场一般。
  在隐蔽处,感知器看着他的朋友们为了自己浴血奋战。牺牲他们保全他自己。是的,他掌握着他们所不知道的情报,这情报决不能落入敌人手中,但却要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守护。科学家记得警车命令他保持隐蔽,但他却做不到置身事外,袖手旁观。
  铁皮受伤,警车仍在勇敢地硬撑着,捂着受伤的手臂,一次次地向霸天虎飞行器射击,爵士正在掩护铁皮,同时躲避着穷追不舍的冲锋。喷气机不见了——可能是逃了,霸天虎经常这么做——而挽歌形容凄惨地坠毁在地。看起来形势对汽车人有利。
  此时激光鸟放弃了警车,开始转向专心对付冲锋的爵士。就在激光鸟瞄准了爵士,启动它两侧激光枪的一瞬,感知器惊恐的冲出了藏匿点。“爵士,小心,你头顶上!”
  爵士转身发现激光鸟几乎是贴在了他头顶。没时间举枪防卫了,而且那机械鹰也几乎处于射击死角——这一击铁定要造成严重损伤,说不定会直接将他打到当机。
  一道橘红色的激光突然射来,击中了激光鸟的身体,令其冒着烟坠毁在了挽歌身边。 转过头来,爵士看见了完全暴露的感知器,科学家胜利地站在那里感激的向他挥手致意。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已经没人能够挽回了。
  喷气机在撞翻铁皮之后便开始搜索藏匿起来的感知器,而此时跳出来大叫并开火的感知器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撕掉了伪装。发动喷射引擎,在几近超音速下,那seeker向着汽车人科学家毫无保护的后背猛冲过去,直击他的后颈。巨大的冲击力震断了感知器的神经传输,瞬间便将他的处理器断了线。他凄惨的倒在了正准备降落的喷气机的起落架下,滑行了一两米之后,喷气机终于降低了速度停了下来,他立刻变形向冲过来救感知器的爵士射击,双臂的加农炮精准地攻击将爵士打了个措手不及。
  “冲锋!支援我,我抓到他了!”喷气机喊道,将失去意识的感知器扛在肩上,起飞升空。他的喊声引起了警车的注意,后者的处理器在一瞬间分析出了此时的形势。战术家小心地瞄准了喷气机,很清楚自己一方已经无力挽回颓势,救回感知器才是当务之急。看到他的僚机胜利般地在空中盘旋,而警车正准备开火,冲锋命令坠毁的挽歌赶紧变形起飞,同时迅速的打掉了汽车人手里的武器,救起了激光鸟。三架飞机调转航向,迅速又得意地从战场上飞离,任务完成。
  一脸挫败的盯着霸天虎远去的身影,警车茫然地握紧了受伤的肩膀,刚刚被冲锋的最后一击打伤的手隐隐刺痛,他暗自责怪自己让敌人得逞,甚至也没能保护得了那温和的科学家,然后他走向了铁皮和爵士。现在,铁皮总算是从喷气机的撞击中恢复过来,警车又低头担心的看向爵士。虽然并不是致命伤,但喷气机那一击却穿透了外装甲,直达他的内部线路。看来他需要救护车的修理才能重新恢复机能。
  “该死的!”警车挫败地低吼。“那个白痴!我都说了要他好好藏着!”
  “可要不是感知器击落了激光鸟,爵士肯定完蛋了。”铁皮咕哝着,变形为汽车形态,以便警车将当机的爵士轻柔地放进车厢,带他回方舟。
  “我敢肯定爵士宁愿光荣赴死,只要他的死能阻止霸天虎得到感知器所携带的秘密情报。”摇了摇头,警车决定不再纠结于失败的愤慨,最后看了一眼那破败不堪的公路。他捡起爵士掉落在地的武器,收回到自己的子空间中,然后变形开启警笛,以便两人能更加快速的带着爵士回方舟就医,同时向擎天柱报告这可怕的事态。
  他试图掩盖自己的担忧。毕竟看着自己原本冷静多谋的上级变得不堪一击对铁皮可没什么好处。他担忧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失去了感知器,爵士重伤,更是因为——虽然没多少人知道——爵士和警车的关系非同一般。爵士与那战术家完全是两个极端,警车严肃认真而他爱开玩笑,警车沉稳刻板而他多愁善感,警车沉默寡言而他直言坦率。作为搭档,他们合作得天衣无缝,作为爱侣,他们更是天作之合。
  一想到爵士倒下,而他除了寻求救护车的帮助之外什么都做不了便令他感到痛苦;而只要感知器保持隐蔽原定计划便会完美达成,当然这要以爵士的死作为代价,这仍旧令他感到痛苦;他竟可以置身事外般的理智面对爵士的死亡,只要计划成功,只要感知器,不,最重要的是情报不被夺取便万事大吉,这同样令他感到痛苦;他甚至认为情报的安全比携带情报的感知器本人更加重要,这依然令他感到痛苦。也许大黄蜂说得对,他真的什么都不在乎。
  “但愿霸天虎对那情报不要太过执着,普神保佑感知器。”铁皮声音沮丧,打断了警车的思维漩涡。坚强的老战士甚至不敢想象威震天为达目的会采取什么极端的手段,他只得自我安慰:“擎天柱一定会救他回来的。”
  “我们不能分散兵力。”警车无情的回应道。“我们不能肯定感知器多久就会屈服。从战术的角度上来看,集中兵力保卫核电站才是上策。至少他们早晚都要攻击那里。”
  “那就丢下感知器不管?无论那群霸天虎会对他做什么?”老战士一想到这点就抑制不住的愤慨,而警车默认般的回音更是火上浇油。“这简直太荒谬了!我们是汽车人,我们不会丢下同伴去死!”
  警车发出了一声难以分辨的回音,间于叹息和低吼之间,紧接着他再次发话。
  “如果我们派出救援小队,即便一回方舟就组织救援,我们仍旧需要调集士兵并且向霸天虎水下基地进发。很有可能到那时,威震天早已从感知器那里获得情报了,如果真是那样,核电站就会失守。威震天注定得逞。这不但会造成数百万的死伤,甚至导致我们失掉整个战争。难道你愿意只为救他一个而放任这一切发生吗?”眼看着方舟进入视野,警车发出另一声叹息。“感知器是位汽车人。他一定也不愿意这一切成为现实的。”
  “那,我们真的救不了他了?”冰冷残酷的现实令铁皮心寒,他的声音也带上了颤抖,与之前的怒气冲冲相比竟溢出了更多的听天由命。
  “我们只能盼望他能自己逃出来了,虽然,几乎不可能。”警车充满悲观地回答。“若是不能,我们就只能祈祷他坚强的承受这一切,并阻止敌人得逞了。”
  接下来的旅程,两人皆陷入了沉默,凝思着不幸的同伴将要面对的可怕命运。在将爵士交付修理和向擎天柱报告事态的全程,他们都无法直视战友们的目光,仿佛看到了感知器的冲着他们露出微笑,他们还能再次见到那位乐天向上,性格乖僻的朋友吗?

-TBC-